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游戏王Zexal】IF(1-2)

By Megasl

阅读前注意:

-缓慢连载更新中,游戏王Zexal同人(偏/改)原著向同人

-If前提:假如神代兄妹一开始就有前世的记忆…?的TV线剧情。清水。

-cp是凌游,副cp不定

-ooc严重,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A-After Alive

1.

天气真是炎热啊。

神代凌牙坐在教室的窗台上,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则快速地转着水笔。他一只脚抵着桌子好让自己保持平衡,另一边则垂下来脚尖贴在教室的地面上。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但是他还不准备回去。背后的微风呼呼地吹着,把边上的鹅黄色的薄窗帘和他的头发一起吹动了起来。楼下有低年级的学生在进行决斗的声音,还有学生的家长来迎接孩子时、所产生的欢声笑语——那和记忆中的景象重叠了,但神代凌牙无动于衷。虽说已经是下午了,但夏天的心城仍然是稍微有点热的,在这种空调坏掉的时候能够开窗而又能吹风,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你还要待到什么时候啊。”走进教室的少女问,“难道说在等我吗,凌牙?”她这么说着,笑嘻嘻地把书包随意地放在一张桌子上。运动神经姣好的少女几乎是每日下午都有社团活动,而那些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追求者则是最大的麻烦——当然,甩开他们这种事情对璃绪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当然,抱怨还是少不了的。她也有向她的好友,低年级的观月小鸟说过这件事。虽然是玩笑般的口吻,但小鸟十分认真的表示她会把那群人赶跑的。

于是每到社团活动的时间,处于同一社团的两人就会手拉着手,进行快速的百米冲刺,这是璃绪十分享受的时间。

而身为兄长的少年在一阵机械卡壳一样的茫然后总算有了那么一点反应,平日里的冷漠伪装在妹妹的面前顷刻间就卸下了。就因为这个,虽然说也被青春期的同班女孩子说过很帅,不过的确是没有什么朋友。

虽然说他也不想……在这里交个什么朋友之类的。说来很奇怪,其实他本来也不是不善于交际的人,然而最近他愈发失去了这方面的兴趣。

“梅……璃绪。”他艰难地改口,然后毫不犹豫地承认道,“是这样的,所以快点回家吧,等你很久了。”神代凌牙口中所说的家,自然是那个空旷的神代家祖宅。在昔日的记忆里,尤其是冬天的时候,窗外下着的大雪显得室内格外温馨。小小的凌牙趴在窗户上“哈——”地呼出一口白气,窗外圣诞节的彩灯在水汽下变得模糊不清,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发出亮光。背后是父母愉快的谈话声,和璃绪对晚餐期待的欢笑声,和火炉中火焰燃烧着木柴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

钥匙“咔”地一声插入了门锁,打断了他对过去的回响。不,那并不完全是他的记忆。这是身为神代凌牙这个孩子,这个身体的主人幼年时期的记忆。尽管他能回忆起来,但也像是走马观花一般,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观看记忆的褪色电影而已。神代凌牙背负着一个秘密,除了璃绪和他本人之外是无人知晓的。有的时候,他也会试图以近乎是安慰自己的口吻来思考,想着他是继承了神代凌牙的记忆活下去,作为神代凌牙,给予这个名字延续的机会的那个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在恐惧着什么。

那是命运,在那场车祸后,将神代家的先祖的灵魂召唤而来的命运。

再次回到这栋房子里,感受到的不止是来自神代凌牙对于温馨的家庭的愉快记忆,还有挥之不去的,属于另外一个凌牙的过往——是属于纳修的痕迹。在千百年来,从当年王国庞大的建筑群逐渐变成了一栋栋更为小巧的屋子,墙壁上的裂痕也被重新粉刷过,就连门口的巨树都早就枯萎种上了新的向日葵花丛,但那个灵魂依然能从翻新的建筑里看到破败的过往。

据说若是即将转世的死者,是一定会走上奈何桥的。在三途川边的孟婆煮着一大锅孟婆汤,好让那些亡灵遗忘过去,过了那座桥投入新生。身为纳修的那个灵魂已经在升阶后又死了一次,而他并未顺利地到达过三途川。再重新睁开眼后,躺在病床上的他和梅拉古一起成为了神代凌牙和神代璃绪。他不记得身为巴利安那段时期的记忆了,但激浪帝的过往深深地铭刻在他的灵魂上了。

并不是凌牙对那些过去有什么难以释怀的执念,只不过命运仍然推动着他前进罢了。身为激浪帝与巴利安七皇的记忆同时存在,那些东西在不停地侵蚀着属于“神代凌牙”的温存,而他却不想忘记那些东西。虽然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为何在成为巴利安后还会死去,但既然他生活在现在的这里,自然是要担负起这份责任的。

他没有资格去让那个孩子的记忆消散,对梅拉古,或者璃绪来说也是这样的。这碗迫不得已的孟婆汤,就算是孟婆追着他跑搭配这里来了,那也得至少留到晚餐后再喝吧:那样就有正当理由来拒绝了,因为“我吃饱了,多谢款待”——没法再往胃里加东西了嘛。

“今晚吃咖喱哟。”他说着,打开了厨房的灯,把冰箱里的食材一样一样地翻了出来:切了段的胡萝卜和冷藏柜里冒着冷气的牛腩,土豆在案板边上的盒子里,而咖喱块在柜子的第三层,还剩下最后的几块孤零零地散在包装盒里。电饭煲里煮着饭,璃绪坐在餐桌前,边等着凌牙边写今天的作业。在锅里加水,慢慢地等着水烧开再加入各种食材,最后搅拌一下丢进一块巧克力,简单又好吃的神代家特制咖喱就做好了。

说是特制,其实不过是很普通的食物而已,但是璃绪很喜欢。

他坐在璃绪的对面,一勺一勺地挖着咖喱和饭,把浓稠的酱汁和白饭搅在了一起。从今天的中午开始,他总觉得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在无意间把手插到左边的口袋里后,他终于想了起来。

那个硬邦邦的,尖锐的挂件,是中午在被某个人撞到后他掉落的。虽然说他是准备还给失主的,但对方一下子就跑的没影了。他当然知道对方是谁,那是他低年级的学弟,名叫九十九游马的“一飞冲天”少年,在学校里也算是个名人了——并不完全是因为一些好的名声,但是每次都尝试三十层的跳马倒是的确勇气可嘉。虽然他也想在下课后立刻去还给游马,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人:可能是因为高年级和低年级的课表不同吧。总之,在下午的时候,把挂件放在口袋里的凌牙,彻底的忘记了这回事情。由于平时也见过九十九游马一直戴着这个挂件,看来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他想。

果然还是应该越早物归原主越好。稍作决定,他放下勺子,把吃完的盘子放在水槽里。“稍微等我一会儿,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他这么说了,而璃绪则朝他挥了挥手。

“洗碗还是拜托你了哦,凌牙——毕竟是猜拳来决定的结果嘛。”

 

2.

“游马还没回家吗?”

神代凌牙凭着以前看到过的,学生名册上的记忆终于在太阳落山前找到了游马家的地址。这也算是记忆力很好的一项优点了。由于是夏季的原因,就算现在已经是饭点了,天空还是一片暖洋洋的橙色,路灯也还没有亮起来。他问了游马的姐姐明理,在听说了他的来意后,明理也向他说明了为何那个挂件对游马来说是如此重要的东西。

所以更应该早点还给他了,抱着一丝愧疚的心情神代凌牙朝着明理说游马可能会去的地方跑去了——其实本来他可以直接交给九十九的家人,但是他觉得还是亲手还给游马比较有诚意一些。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口袋中的挂件发出了细微的光,但它转瞬即逝,所以凌牙只是不断的向目的地而去。

重要的东西,是在失去之后才会真正明白的价值的——

而他的记忆也是一样的东西。

 

“到底去了哪里呢…”九十九游马焦急地在河边找寻着,没有,到处都没有皇之键的影子。那是身为冒险家的父母给他留下的东西,所代表的含义正是他平日里所常说的“一飞冲天”:也就是永不放弃的精神。对游马来说,这么重要的东西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消失不见,的确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难道说……这也和那扇门有关吗?“

最近他总是梦到一扇巨大的门,上面覆盖着厚重的锁链——他踩在十分脆弱的石阶上,一步一步地朝着门走去。门后散发着强烈的白光,而边上则是一粒粒地、破碎的星屑。

“打开门吧,这样你就能获得新的力量。”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脑海里,就算捂住耳朵也在其中回荡,”但是作为代价,你会失去重要的东西。“

每次当他想走到门前时,那些本就摇摇欲坠的地面就会突然崩塌,然后随着他惊恐地大叫,让他从这场莫名其妙的梦境中惊醒——多半伴随着摔下吊床或者发现自己即将迟到的窘迫现象。

说来也很奇怪,虽然皇之键名为钥匙,但却从未有过任何可以与之搭配的锁。渐渐的,游马也只是觉得那只是个带着父亲的精神的物品而已——在门的出现之后,他才意识到那可能的确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越想越感到焦虑了,得快点找到回家才行啊,奶奶和姐姐都会担心的,他想。

“喂!游马!“

某个高呼的声响将他从焦虑燥热的思考中解救了出来。他抬起头,试图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却把泥一起抹在了脸上。他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而来人则递出了手帕。

神代凌牙终于找到了游马,却没想到会是这么狼狈的场景,搞得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恩……“之前揣摩的说辞在一瞬间似乎全部被清零了,他只好边酝酿着话语,边把皇之键递给他,”这个是你的吧?之前掉在我这边了。很抱歉现在才还给你……”他用疑问句的方式,却以陈述句的语态对游马说到。在结束了这样的话后,他才意识到,这一次他没有使用属于展现在人们面前的,”神代凌牙“冷漠 的面具。

“……啊!终于……!谢谢!”

接过了重要之物的少年露出了感激的目光,顺手用凌牙的手帕擦了一下脸。在手指接触到那把钥匙的瞬间,眼前的景象又切换到了那个梦境之中。然而这次不同了,脚底下踏实的质感提醒他他并没有在做梦,现在其实是在现实之中。

那扇门又在阴魂不散地在他耳边低声说着同样的句子,在他不自觉的向前一步时,身后的岩石如同梦中一般碎裂开来坠入深不见底的虚空中,伴随着散发出微光的星屑一起消失在黑暗里。

“打开门吧……”那个声音在重复着,“这样你就能获得新的力量……“

“但是作为代价,你会失去重要的……“

“好烦啊!现在就把你打开!!“

仿佛是在催促他快要做出选择一般,他身后的路在一点点消散了。游马不得不干脆地放弃了思考,以超乎寻常的力量在岩石崩塌前的最后一秒起跳——

“超一飞冲天啊!我!“

在皇之键插入门上巨大的锁后,一切仿佛都被静止了:无论是时间,还是思考能力。随着肆意开来的白光,游马的意识回到了现实——在那之前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冲着他而来了,然后撞碎了一地的星光。

不,仔细去回想一下的话,那些散落一地的星光更像是决斗怪兽的卡片。

“喂…你没事吧?“

是神代凌牙……或者说鲨鱼的声音,对游马来说“鲨鱼”这个称号,要比神代凌牙熟悉的多。而当他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比他要年长一岁的少年平时只有一张表情的脸难得露出了可以被称得上是关心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而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他的指缝间掉落了一张他从未见过的卡片。

——No.39 希望皇霍普。

那是九十九游马或是神代凌牙绝对不会知道的东西,而对纳修来说,倒是唤醒了他记忆中的一部分。他下意识地抬头,而游马则是一脸茫然,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No.的卡片。

“保管好它。”他心情复杂地叮嘱着游马,而他的手中紧紧地握着No.17海恶龙的卡片。他知道那是星光界的先兆,但他还未曾确信什么会来临。

“先回去吧。”他对游马说,而心城的灯光已经逐渐亮起了。

TBC

 


评论(4)
热度(36)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