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游戏王Zexal】IF(3)(已修完)

By Megasl

阅读前注意:

-缓慢连载更新中,游戏王Zexal同人(偏/改)原著向同人

-If前提:假如神代兄妹一开始就有前世的记忆…?的TV线剧情。清水。

-主要cp是凌游,副cp不定

-ooc严重,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B-Begin to believe

3.

那天晚上神代凌牙被游马和他热情的家人们强拉着又吃了一顿饭,所以回去的很晚——他其实撑得慌,又不好意思拒绝九十九春的好意,只好在外头散步,一边想着要赶紧回去洗碗。他拿出d-pad看了看时间,现在正是八点,不算太晚但也不能算早,但对璃绪来说确实是等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如果璃绪真的准备等他的话。

 

他总觉得什么事要发生了,但到头来也说不上来,只好让游马稍微注意一下,毕竟对普通的人类来说那已经超出了平时“正常”的决斗怪兽的层面。其实他也未曾没有因为记忆的一部分空白而感到苦恼过,但曾身为一国之君的激浪帝当然不会像个真正的14岁少年一般直观的表现出来了——是有关自己的事情,迟早都是要面对的,而游马作为打开了门的人,也是这些谜团中的一环。游马说过他已经很久都没见过他那对身为冒险家的父母了,而不知位于哪里的两人,尤其是九十九一马,很有可能就是解开皇之键,No.卡,还有那扇诡异的门这些谜题的关键。或许是出于信任,游马把这些全都告诉了他。

 

那个人果然是出乎意料的决斗者。今夜乌云密布,连本应存在的新月也隐藏在厚重的云层之中,一眼无法望穿,更别说是星辰了。看起来明天会下雨,总之先带上雨伞吧。

 

他思考着,在街灯下站了很久才走开,却浑然不知有另一道身影在窗后远远地注视着他——直到神代凌牙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九十九游马还是隐瞒了凌牙一部分事实的。他看着这个传说中的“冷面学长”走开,总算是呼出了一口长气。身边飘浮着的那个“人”依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让他稍微有点背后发毛。透明的发光生物星光似乎是从门里跑出来的、还自称星光界的使者,简直就像是外星人——不,应该的确是外星人吧,却由于打开了门的瞬间与游马相撞而失去了记忆。那个人语气平平,不带一丝波澜地向游马简单介绍了一下星光界是什么,而No.卡又是什么,却成功的让这个十三岁的少年感到了一阵头疼,最后总结为一句:他摊上大事了。他之前也不是没有观察过凌牙的动态,从而让他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神代凌牙看不见星光;除了游马之外没人能看到星光。

 

“这样子好像背后灵啊。”他嘟囔了一句,让自己的身体放松,陷入吊床中。游马的房间是在阁楼上,今日的天窗紧闭着,并且没有月光照射在堆满了各种古董玩意的地板上。星光飘在边上,问他什么是背后灵。他试图给这个背后灵解释什么是背后灵,但是居然想不出到底应该怎么讲比较好。

 

“…差不多相当于场地魔法吧。” 他最后说,而对方看起来总算露出了一点与“无表情”不太一样的表情——变成了似懂非懂,“

…晚安。”

 

话是这么说,也许是由于今天发生了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也可能是因为星光发出的微光实在有点引人注目,游马只是闭着眼睛尝试让自己睡着而已。他在脑海里过滤着这些的东西,又稍微有点期待明天的早晨了。大概是真的困了,在打了个哈欠后他总算把大脑放空,让自己陷入了睡眠——而那扇门没有再出现了。

 

似乎是过去了很久一段时间,直到游马的呼吸变得平稳,空气里才传来清冷的回答。

 

“晚安,游马。“

 

凌牙回家的时候,璃绪果然已经把碗给洗掉了,此时正捧着本书靠在沙发上,而膝盖上则躺了只猫。注意到凌牙打开了房门,她稍微侧身,抬手挠了挠猫柔软的下巴:“下一次要早点回来哟,凌牙。明天我想吃单面的煎蛋,纳修也想,是吧?”凌牙看了一眼猫,又看了一眼璃绪。猫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仿佛当他空气一般,扭过头去用尾巴蹭璃绪的手,发出愉快的咕噜声来。

 

无论是现在的神代璃绪还是过去的梅拉古,都有带小动物回家的习惯。

 

“下次我会早点回来的。”他叹息道。在这一天里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就算他早已作为神代凌牙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好几年,但他在某种情况下,依然觉得自己是纳修——涉及到过去的时候。璃绪给猫取名叫纳修,正是为了提醒他:现在的他是凌牙,不再是纳修了,这才是他应该面对的现实。他清楚璃绪,而他的妹妹也很了解他。

 

作茧自缚。他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自己一句,而他知道自己暂时能平静下来了。半晌,凌牙又对璃绪打了个招呼:“还是不要给猫吃煎蛋比较好吧,我明天就去买包猫粮回来。”这次对方没有回复他,而他径直地上了楼回自己房间了。他没有把No.卡出现的事情告诉璃绪,但他相信对方很快就会猜到这一点:他用手指摩挲着卡片光滑的表面,那条龙正凝视着他,仿佛就要穿破卡面了。

 

不过那本来就是有生命的东西,他心说。决斗怪兽这种东西的出现源自于古代,或是被封印在石板中的怪兽,又可能是守护国家的神祗——总而言之,多种多样,年代久远。

 

“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比较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凌牙躺了下来,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天花板。他没有开灯,而那里除了灯以外则空无一物。他早就写完了该做的作业,并且他其实一点也不累,但他的身体在叫嚣着“你需要去休息”这样的警告。毕竟那可是那个孩子的身体,他总觉得自己也许有一天是要归还的。

 

——而那一天,或许不远了。他总有一种这样的预感,但又觉得也是情理之中,但也许他的确是太过于悲观了。在见到游马的家人后,他也开始反思自己了。相比起游马家温暖的氛围,神代家空荡荡的大宅子里显得十分寂寞,甚至与整个心城明亮的色彩都有些格格不入了。

 

“你偶尔也稍微表现出点同龄人的活力吧?”璃绪有时候也会这么说他。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默默地吞下了后半句话,”好吧。“他难得有些生气了,却不知道该对谁发火,也不知道起因,只好坐在河边的草地上先把自己的思路给理清楚再开口,但璃绪倒是已经自顾自地走远了。

 

那个时候,他看到了九十九游马和他的伙伴们一起玩闹着回家。在夕阳下的时候,就像是在某些俗套的青春小说里常用的桥段一般,洋溢着生命的热情的少年们在暖橘色的阳光下走过,而风则把话语带到了他的耳边。现在再想起来那天的事情时,他必须承认的是他稍微有点羡慕了。

 

说到底,就算是曾经的激浪帝本身也不过是个少年而已。

 

那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呢?仿佛是另一个神代凌牙在用同样的声音来询问他一般,而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就从这一次的突发事件开始,一点点地接触吧。

 

——若是能有一个好的开端,就连下着细雨的早晨也会充满希望吧。

 

 


评论(2)
热度(19)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