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Ex-aid/Drive】Roidmude也会得游戏病吗?


By Megasl

·虽说是镜医生和Chase的拉郎反倒是有股Cha刚和镜梦的感觉(...
·OOC有,二设也有


今日的CR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患者,是永梦带回来的。在确诊了游戏病却无法让Bugster离体,患者也没有因此死亡这样的事情尽管也有过前科,但这次的情况看起来似乎要更加特殊一些:这个叫Chase的沉默男子,据他的同伴所言似乎并不是人类——而且“刚刚复活”?

虽说过去因为Game Over而消失的骑士也复活了,但Chase可一点也不像是被保存在卡带里过。那位同伴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在看到他们变身的时候露出了一丝微妙的表情。

——吐槽归吐槽,正事还是要做的。镜医生刚试图把跟Chase交流但是脑电波一直对不上的永梦打发出去决定再进行一次手术,结果正好一个紧急报告过来,顺理成章的让永梦走开了。

现在归国的天才外科医生用力地切着盘子里的蛋糕,Poppy站在边上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告诉他他再下去会把盘子都一起切碎比较好,还是就这样让镜医生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更好一些。思考再三,她决定还是回去跟带Chase过来的诗岛刚交流一下,说不定能知道患者压力的源头。

年轻的男人坐在Chase的病床边,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天,Poppy注意到,他说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有关旅游的事情——那个诗岛刚,似乎也是个摄影师来着的。他注意到Poppy后朝他露出了个笑容,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机械生命体也会感染上这个...呃,游戏病?”他问。似乎是在看到CR的医生变身成假面骑士后,他就决定告诉他们Chase并不是人类的事情了。并且飞彩也为他做过身体检查,的确不太像是普通的人类。

“是机械的话,感染病毒到还是真的蛮有可能的....就像电脑会被感染病毒一样的感觉吧。”这是永梦得出的结论,CR的医生们觉得这不无道理。虽说刚在跟Chase叨唠各种话题,不过他倒是没怎么回复刚的话,只是望着天花板而已。

Poppy干脆也搬了张椅子,听刚讲他带着Chase的小车环游世界的故事。如果这个时候是永梦的话,肯定也会开始回忆过去的,但是飞彩不同——事后Poppy回忆起来,其实有关Chase压力源的提示已经藏在了刚的话里。

Poppy没注意到飞彩已经逐渐走下了楼梯,在看到Chase终于开始跟刚对话后他似乎总算松了一口气,想出了什么对策一般再一次掏出了卡带。

“没有我切断不了的东西,准备手术吧。”他说。

粉色头发的少女在这瞬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飞彩...发现了什么!?”

永梦不在的时候,总有个人得担当永梦的工作——但那个人肯定不会是飞彩,飞彩就算是发现了压力源是什么也不会讲出来的,毕竟那就违背了他平时的“不要过多干涉患者的个人问题”了。于是Poppy只好一个人在边上苦思冥想。

这边在思考,那边已经展开了变身,而这次Bugster也直接离体了,刚在看到那个Bugster的外貌后稍微吃了一惊——转瞬即逝,随着镜医生将它击败,那个Bugster也消失了。

“手术完成。”他说着,而正巧这时候永梦踏进了CR的大门。在听了Poppy解释了一番后,他一下子就弄懂了患者的压力来源——对诗岛刚的愧疚之情。而正因如此,出现的Bugster也是以魔进追踪者的形象再现的,那是Chase过去身为刚的敌人时的形态。

一向自称不干涉患者个人的镜医生,在解除变身之后竟向Chase说了一段话:“你无需担心那一点。他露出的笑容,正是因为你回来了而感到快乐。”

总感觉像是永梦才会说的话,看来飞彩也逐渐被永梦感染了呢——Poppy心想。

奇特的机械生命体的游戏病总算是治愈了,至于永梦,则在私底下悄悄吐槽了一把:

“飞彩在治疗病人的历史上,又可以添加新的一笔了——成功治疗了非人类。看来就算不是人类,也有概率患上游戏病的。”


End

评论
热度(14)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