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Blade】寂静之声(4)

By Megasl

·剑始剑无差
·世界末日If,致敬小说有
·OOC/二设有,清水

有的时候让一件本来难以解决的问题有个新的开头,往往反而是很容易的事情。在第一句的开场白后,十年之后的交流又变得愉快了起来,仿佛之前分开的时间都不复存在一样。

无需任何多余的叙旧了。

在这种状态下再次相遇是他们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性吧。剑崎是有意识的远离了始所在的地方,就算凭着Joker的本能始依然能找到剑崎,但他根本不会去这么做,那样剑崎所作出的牺牲就全部白费了,他不能这么做。

虽然这样公然挑战神所赐予的命运的人类所制造的和平终归在规则下毁灭了,但本不可能发生的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倒也像是造物主另类的宽容了。始靠在沙发柔软的垫子上,想。

或许是因为同为Joker的原因,在遇到始之后,剑崎因为海难而丧失的记忆总算是回来了。比起之前那个稍微有点沉闷的剑崎,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剑崎。就如同广濑猜想的一样,虽然现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还有人类在苟延残喘着,但这仿佛永不停歇的暴雨又会带来新一轮的灾难,试图将地球上残存的其他生命连带着破坏规则的、已经能算作人类的Joker一并毁灭,然后再开启一次新的Battle Fight:而前提是必须毁掉一个多出来的Joker。剑崎之前所在的那艘船只就因此成为了牺牲品,而他则因为过于顽强的生命力而存活下来。

——毕竟一副扑克里不可能再多出一张王牌了。现在不知是因为巧合抑或是神的旨意,在这世界上唯二的Joker都同时聚集在了一起。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他一定会把重心放在BOARD的方舟上。

剑崎单手托着下巴,放松身体让背靠在沙发上,坐在了始身边。他看着广濑小姐在操作着新版的Undead搜索器,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十年前笨重的东西,现在倒是变的小巧又普及了。Undead搜索器被做成了腕带的形状,平时既可以当作手表来使用,在遇到Undead时也能产生警报功能,可以说是比过去只有广濑小姐那一台电脑的形态来说便捷了不少。虽然说剑崎在这十年里也有四处旅行来帮助需要的人,他倒是很少去接触新型科技类的东西,导致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搞懂要怎么用。

在这个时候,睦月又试图去找有没有残存的幸存者了——不仅仅是人类,还有其他的动物。“我想做点我力所能及的事。”他低声说,但大家都听到了,也没人去阻止他。

就算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就算是Undead也不太好过,但总归是还能生存下去。有的时候,在方舟在汪洋里漂泊的时候,他们也会遇到一些Undead,这个时候就庆幸这艘船上正好有假面骑士吧。

上城睦月并不敢去想如果是其他船遇到Undead会怎么样。正如其名,就算拿炮去轰,用子弹去打,那些不死者都不会因此而死,能够解决他们的只有骑士系统的封印功能,在打败他们之后将其封印于卡片中,就像是十年前所做的那样。

现在没有Undead袭来,橘想去问剑崎点事,但几番试图张口都没能说出什么,只好作罢。而剑崎则翻看着橘朔也的书柜,这些保存在方舟上的书本其实乱七八糟的,什么类型都有,有的甚至还因为年代久远而失去了封面,又不知道被谁用纸重新给包装好了。他随手拿起其中的一本,一片被塑封的银杏从里面掉落了下来,而身边的人都没注意到。他赶紧把金色的叶子捡起来,准备夹回原本的页数中。

在打开的书页中写的是人鱼的故事。这与剑崎过去看过的版本不同,但主人公所经历的事情却似曾相识——人类在获得了永生的能力后,渐渐的在寂寞中失去了过去。在最后一名亲人的孙子的葬礼上,他站在遥远的影子中静静凝视。他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包括人鱼——除了这条永恒的生命。人类回到海中,开始了下一轮的悲剧循环。永生成为了对他的惩罚。

一只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他还没有看下一页的时候拿走了书。他抬起头来,发现相川始站在他身前,露出了难得的表情:始在表达吃惊的时候,总会睁大眼睛,嘴角向下撇去,就像是现在这样,但那样的表情转瞬即逝,不久后又立刻恢复到了比过去要温和一些的表情。他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一些微妙的回忆。

始倒是越来越像人类了,他想,又在一瞬间产生了愧疚。是他擅自决定了始接下去的人生,而他作为曾经唯一与相川始最为相似的存在,却又是根本无法接触,哪怕是见面的。始倒像是看出了他所想的事情一样,握住了他的手。

“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他认真的说,而剑崎只好点点头,想说的东西又太多了,到头来还是不知道讲些什么好,干脆就放弃了用语言来交流。

窗外的雨仍然下个不停,却有了变小的趋势。要矮上一些的那个人稍微靠近了一点,于是剑崎也没有再动了,最后变成了一个背靠背的动作,他们就顺着这个姿势干脆坐在了地上。

书虽然被拿走了,但当作书签的叶子还没有被人取走,于是剑崎决定先把那片叶子留在他那边。他背在身后的右手悄悄地握住了那片银杏,虽然应该已经上了些年头,但它的时间也被定格永驻在了它被始从头发上拿下来的那一瞬间。那片叶子本该像其他叶子一样,最终融入泥土,却因为一位Undead或许是无心的举动,以过去相同的姿态保留到了十年后,落入了另一名Joker的手中。

书柜在房间的另一面,但现在这里静悄悄的,安静的仿佛只有雨滴声和两人的呼吸声一样,将另外一面橘朔也和睦月讨论的声音给阻拦在了透明的空气墙之外。

“你还好吗?”

“嗯。”

虽然看不见剑崎的表情,他却又能想象的出来。就像是那天一样,仿佛能包容一切悲伤的温柔。始一直都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现在也一样,于是到了最后,又变成了剑崎一个人在说他十年里发生的事,然后始在听了。

剑崎忽然停下了几秒,于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滴答的声响,连呼吸声都停止了片刻。

“雨在变小了。”半晌,始终于接了一句,这回换做剑崎一言不发了。他抬了一下头,有点过长的头发挠得始后颈很痒——在那之后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突然一起笑了起来,引来了橘朔也一脸茫然地注视。

“我过的很好。”相川始闭上了眼睛,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TBC

评论(5)
热度(13)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