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W】记载

By Megasl

·菲翔
·TV45-46中发生的事情
·二设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翔太郎在整理车库的时候,在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东西里发现了一本熟悉的速写本。翻开来看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是菲利普的本子。他干脆就坐下来,捧着本子看起了他的搭档留下来的东西。

纸张上有铅笔的痕迹,嘈杂的线连接成了风都的街道、走失的小猫、假面骑士W,甚至还有翔太郎。

菲利普有段时间的兴趣是绘画。

起因本身只是因为上一次事件的委托人是个画家,菲利普却在检索的过程中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从各种时代的风格、各式各样的材料和手法研究下来,最后决定还是先从铅笔素描开始。

当然,是翔太郎给他买的。

这不同于之前处于知识暴走列车状态而画了一白板相关内容的菲利普,现在的菲利普似乎比之前要更加耐心一点——至少要比当模特的翔太郎耐心。

那是当然的。翔太郎在心中悄悄添上一句,维持了举着手臂做着平时的“来细数你的罪恶吧”的动作差不多有半小时的人又不是菲利普。趁着菲利普去拿橡皮,他试图移动一下手的位置好让发酸的手臂没那么难以坚持,但他的搭档很快便发现和阻止了。

“再等一下,翔太郎。我马上就画完了。”捧着速写本的人说着,视线转向了翔太郎的脸,露出了真诚的表情。拗不过菲利普的眼神,翔太郎实在没法拒绝他,于是翔太郎只好再努力坚持一会儿。

之前菲利普并不是没有产生过类似的兴趣——前段时间,对摄影感兴趣的菲利普甚至还去杂志社投过稿抱了几个奖。翔太郎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意料之中的,他的搭档只要想做就能轻松得做到这种程度的结果,就像是菲利普信任他一样,他会回报菲利普同等的信任。

在他继续他的胡思乱想的时候,菲利普总算是画完了。他兴致勃勃地跑过来,把本子举起来面对着翔太郎的脸:的确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帽子上的针脚都没什么区别,白色的字母被橡皮给擦出来了。

除了这样的时候,菲利普难得也会出门,他会带着他的速写本描绘风都的景色,画完一本后他把之后重新拍的照片印出来,贴在他的画边上做对比。

“翔太郎,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用手指磨擦着干裂的嘴唇,又点了点照片上的街道。翔太郎站在他的身后,好奇地凑过来看,秋季的小道寂静而祥和,墙上还贴着各式各样的海报。

“这里原本是有树的。”菲利普又指了指他的画,街边一株瘦弱的小树在风中摇曳,“而它现在消失了,但我们都不知道原因。”

翔太郎还在组织语言,菲利普停顿了几秒,又开始说话:“接下来的人们如果再路过那条小道就看不到这棵树,但是我把它记载下来了,它就等于活在了我的画中。”菲利普的语气永远是自信满满的,“我想把现在的翔太郎也给记载下来,以后拿出来看看回忆一下现在的Half-Boiled。”

“是Hard-Boiled。”

这就是翔太郎会当菲利普的模特的原因,画人终归是跟画风景不太一样,菲利普试图去画他的搭档,但总是把自己的想法也安在画像身上:他把翔太郎画得稍微矮了一些,又给他手里加了一枚Joker的记忆体——很快他就把那些东西修正掉了,可能只有偷看的亚树子和菲利普本人知道这些细节,而作为模特的翔太郎没能看到菲利普原本想画的东西。

后来菲利普还是决定把那些东西记载下来。

现在他总算看到了:那些都是菲利普记忆中的翔太郎。睡着在桌前,用帽子当眼罩来阻挡刺眼阳光的翔太郎、被自己煮的咖啡难喝到却依然没有倒掉,在喝下去的时候露出奇怪表情的翔太郎、在找猫的时候学猫叫的翔太郎——菲利普还给他擅自画了一对猫耳。翔太郎对此露出了一点苦笑,菲利普甚至还在每张画边上写上了备注和时间。

“累到睡着的翔太郎。”

“不坦诚的翔太郎。”

“学猫叫很像的翔太郎。”

他摇了摇头,把这页翻过去了。

这是最后的一页了。翔太郎看到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少年正站在无数的书架中间,铅笔描绘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要说起来的话,其实菲利普才比较像猫一点:那个人把眼睛眯起来的时候,总是会让翔太郎想起阳光下午睡的猫——他挑起一边眉毛的时候,更让翔太郎有这种错觉了。

这是菲利普的自画像吗?

“16岁的菲利普。”他读出了备注上的文字,更加验证了他的想法,而完成的时间是在半年前。

“你还有画自画像啊,菲利普。”他说。

“菲利普?”

左翔太郎又等了好一会儿,他的搭档都没有回话。他向四周望去的时候,空白的白板又重新把他拉回了现实。

——菲利普把自己记载下来,留给了翔太郎。


End



评论(8)
热度(51)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