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龙骑】假如龙骑是个女孩子


By Megasl

·真司性转注意!!秋山莲X城户真司(性转)一篇完,全是胡扯,注意避雷

·以下呈现的内容全部都是我个人兴趣,非常的OOC,走TV原著剧情


1.

到底是哪个商店会卖出这么颜色艳丽的羽绒服啊,又会是在什么倒霉的情况下被眼前这个人买走,然后现在穿在身上出现在他面前,还追着他问刚刚那些是什么东西。莲不耐烦的拍开了对方的手,转身就走。

秋山莲觉得今天出师不利。

没能解决镜世界的怪物不说,还增加了一个可能成为骑士的人,一个看上去比他还要小几岁仿佛是大学生的女孩子。本着他不想让更多无关的人牵扯入这样拼上性命的战斗的想法,外加骑士已经够多了再加一个他的对手就更多了想达到的目标越来越远,他直接黑着脸转身走人,还把对方手里还没有签下契约的卡盒拿走了。

优衣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莲你对女生要温柔点,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优衣已经带着那个棕色头发的女大学生回了花鸡,走得比他还要快。

“你怎么还把女大学生给带回来了!”

“我已经毕业了!我叫城户真司!”对方听到莲叫自己女大学生,对方露出了个诧异的表情,“我才要问你们呢,我去调查一个失踪事件结果捡到了你手上的卡盒,之后就看到镜子里出现了怪物,那到底是什么啊?”

矮个子的真司踮起脚问,莲居高临下,然后他的后背挨了优衣不疼不痒的一击。

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人是你命中注定的克星,在这一瞬间秋山莲觉得城户就是上天派下来让他头疼的人。

城户真司,女,23岁。目前是ORE报社的实习记者,因为调查榊原耕一的失踪事件时在地上捡起了卡盒,从镜子里看到了无双龙,然后一路追了出去正好遇到了莲和优衣——根据真司的描述来看,那个失踪者应该是意识到了镜世界的怪物的存在,才会给房间里所有可以反光的物体全部覆盖上报纸的。

但这对莲来说不重要,那个人八成凶多吉少了,比起这个,无论是谁都好,快让这件碍眼的蓝色羽绒服从他眼前立刻消失吧!

——然后神崎优衣真的这么做了。她无视了莲,径直拉着真司的手走到咖啡馆的一边拉开椅子示意她坐下。优衣开始朝她解释镜世界的怪物是什么,以及骑士是什么,讲到秋山莲的时候还外加了一句不用太在意,莲总是这样。

听到了全过程的莲感觉头更疼了:他真的不想再把其他人扯进来了。

2.

莲没有想到过,城户真司真的会去和无双龙签下契约,还以“想要阻止骑士战争和保护人类”为理由参入到了这场战斗中,成为了假面骑士龙骑。

他更没想到的是,神崎沙奈子甚至收留了被房东给赶出来后无家可归的真司,现在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两人只隔着一道帘子的距离。

而且她打呼噜巨响。秋山莲忍了半天,才把那句“城户你要是再这样你的债款要增加了。”给咽了回去。对,没错,他才是城户真司的债主,虽然玻璃是优衣打碎的,但归根结底是因为城户的原因。

抱着这样的想法,莲总算是在真司的呼噜声中睡着了。在莲睡着后不久,帘子另一头的真司忽然惊醒,而莲一向睡的浅,立刻也醒了过来。他本来想大声问对方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稍微冷静了一下,却听到了真司的声音。

他很快就意识到,那是城户在偷偷地哭——就算平日里再迟钝和大条,城户偶尔也会露出有点脆弱的样子,八成是做了噩梦,以前惠里也会这样。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出声,也没有起身——他背对着城户那边,听着对方渐渐没声了,才重新有了睡意。

第二天正午,睡眼惺忪的真司才从被窝中缓缓地醒来,她打了个哈欠,在看了时间后飞速地从床上跳起来,换好衣服冲下楼,并在心里打着如何给大久保主编道歉的草稿,却在楼下看见了在柜台后悠闲喝茶的神崎沙奈子。

“莲帮你请假了。”她说着,朝真司丢出了一件小东西,真司条件反射的接住了,“没想到他人也挺会体贴女孩子的嘛,但我还是不能把优衣交给他。”她朝真司挤了挤眼睛,真司一下子没能领会她的意思,只好看向了手中的盒子。

盒子里装着一枚蝙蝠的发饰,和黑翼有几分相似。鬼使神差的,她把那枚发饰别在了头上。

“很适合你啊,真司。”沙奈子阿姨对她说,露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3.

假面骑士龙骑在奥丁的时间停止结束的那一瞬间,朝着身后狠狠地挥出了一拳,命中了那个棘手的敌人。

在那一瞬间,莲终于明白前段时间城户发疯一般的举动的用意了。那个矮个子的女生在房间到处都贴满了纸条,据说她在报社也这么做了。这一切行动的原因,正是因为她还记得某一次时间倒流前发生的事情,她想记住这一切,不再让悲剧发生。

龙骑的出现是在奥丁意料之外的。

“什么也没有改变。”

他听到奥丁用着变过声的声音说,并把龙骑给打飞了出去。

“不。”她很快又爬起来,“牺牲的骑士的数量...变多了。”

为了阻止骑士之间的战争和保护人类...现在秋山莲相信她真的是想要这么做了。在夜骑的面具下,没有人能看到他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就连莲本人也没注意到这点。

但这是不可能的啊,城户...总有一天骑士大战会终止,但那一定是以十二位骑士的生命为代价达成的结果。总有一天,他会作为夜骑和龙骑对上的。

到时候你会怎么做,城户?

4.

本来只是去寻找失踪的令子小姐和优衣,却莫名变成了城户真司去相亲。看着面前极端又懦弱的眼镜男,城户真司难免有些火气大。

想起莲出门前用半嘲讽的态度对自己说你太冲动,真司生生地忍住了转身就走的想法——她撇了一眼窗外,墙上露出了莲的半个脑袋,在发现她的视线后又消失不见了。身前的男人还在絮絮叨叨,真司的思绪却又飞向了远方:令子小姐离开报社前,还跟真司吐槽说现在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了,真司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到底要她珍惜什么啊?她摸了摸头发,手指忽然触碰到了头发上的蝙蝠发饰。她在心里不由自主的把同居人和眼前的眼镜男对比了一下,迅速的把眼镜男给排除了。但秋山莲又哪里好了?平均每周有三天都要吵架。

好在,她总算是忍到了结束,在跟着对方回家后发现了真相。

虽说在后来真司发现了令子小姐和优衣被绑架事件的真凶,还顺便解决了镜世界的怪物,但她看莲的眼神却让对方感到莫名其妙——通常来说这个人都会直接看过来,但现在他一看过去,真司就会移开视线,还失手摔碎了一个杯子。

城户今天状态好像不对。莲想着,趁着对方给沙奈子道歉的时间把杯子的碎片给扫进了垃圾桶。

5.

在过去他有想过很多次,如果龙骑和夜骑真的对上了会怎样,但秋山莲从未想过,城户真司真的会死。

她穿着那件亮蓝色的羽绒服,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靠着车门勉强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朝着被她保护下的女孩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在看到对方被母亲带走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莲经常看到真司笑,但他却在这个瞬间觉得城户离他越来越远了。

一脚踹开一只怪物,他朝着真司的方向跑去。

“不要死啊!城户!”他朝着对方喊道,第一次对着她露出了慌张的表情,但真司却朝他摇了摇头。

“要活下去...莲...”

在真司闭上眼后,他仍然没有放开握住她的双手。那枚发饰还在她柔软的头发上,上面沾着真司还带着温度的血液。他摘下了发饰,放在自己的口袋中,再一次变身为了夜骑。

城户真司果然是上天派下来让他头疼的人,但他却希望她能活着。


现在还存活的骑士,只剩下夜骑和奥丁了。

6.

城户真司觉得今天出师不利。她本想早点出门去报社,没想到她的小绵羊却因为一些她也搞不明白的问题抛锚在了路上,还被一个看起来长得很凶穿着一身蛇纹的人瞪了。好不容易到了报社,令子小姐却不在,只好她自己出去采访。早上起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桌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装在盒子中的发饰,看起来是蝙蝠的形状,戴上试试倒是十分合适。

但她没买过那样的东西啊?

她搓了搓双手,试图把自己往羽绒服里再塞进去一点,好让冬天的冷离她稍微远点。不知不觉中,她路过了一家咖啡馆,花鸡那样特殊的名字让她感到十分熟悉,她却确信她从未来过。

刚准备推开铁门,一身黑的高大男人挡在了她面前。她试着朝左边垮了一步,却没想到对方也做了一样的动作。再往右边也是一样,让她多多少少有点不耐烦了起来。

“你稍微让开一下啊。”她说着抬起头来,踮起脚尖看向对方的脸,却愣了一下。

“该让开的是...”对方话刚说到一半也露出了同样惊异的表情,向后退了一步,她正好能跨进铁门。

“城户?”

“莲...”她听见自己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又感觉十分熟悉。

今天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看着坐在对面给自己泡茶,一直冷着一张脸的秋山莲,她心想——不过好在有了新的住所,刚被房东赶出去的她还在想要不要问大久保主编能不能睡在报社里呢。


End

评论(7)
热度(40)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