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宇宙战队九连者】Waking World

By Megasl

·血源AU的蝎狮蝎无差,没有前因后果,只是一点脑洞,吃了设定(。
·OOC注意,可能有一点点血腥描写

1.

苍白的月悬挂在天花板似的黑夜中,今天又是一个狩猎之夜。Stinger把自己裹在斗篷里,只露出一对眼睛。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无视了长靴底下粘稠的地面——他可能是踩上了什么,Stinger在心底祈祷那不会是兽化的人们的残骸。他扶了扶帽檐,尽管那东西正得不能再正了,但他的血液还是因为亚楠逐渐炽热的气氛而沸腾起来。

这地方没有太阳,在无尽的狩猎之夜中唯有鲜血和火把会产生温度。

血疗之乡亚楠的一切都是疯狂的。无论是梦游般的人还是街上横行的老鼠或者是异乡人,就连墙上的每一块发黑的砖块都是那么疯狂。从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猎人,到从容地一次次从猎人梦境中苏醒,Stinger甚至期待起了会有人与他有相似的遭遇起来。

他本是追随着失去踪影的Scorpios而来,却在接受血疗之后陷入了一场噩梦。他在寻找着大哥的同时也试图改变亚楠人的悲剧,但是在他亲手抹杀因为他的过错而变成宇宙眷族的无名小女孩后,他便愈发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亚楠让猎人也开始发疯,他甚至渴望起有个同伴能与他一起在狩猎之夜里继续猎杀那些仿佛杀不尽的猎物,起码能让他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就算回到猎人梦境,也不过是结束了一场梦,但狩猎之夜永远不会结束,就像亚楠永远不会日出一样。

——独自一人放松的时候,下一秒留在原地的就只有猎人可笑的尸体了。

鬼使神差的,他从怀中掏出了那个人偶递给他的共鸣铃,悄悄地摇动了起来。

铃声的波纹扩散开来,而亚楠的天空被火给染红了,Stinger体内的狩猎本能在渴望着更多的血液、而一种同类的吸引则呼唤着他回到猎人梦境去。

他一拳从举着火把朝他而来的人腹部掏出内脏随手丢弃,一边用尾巴打掉了几枚子弹,熟练地爬上边上的马车棚、向蓝色的微光跑去,再蹲下身去,枯瘦的信使向他伸出手去,只有猎人才能看到的灯光在这样的夜晚格外显眼。

有新的外乡人来到了亚楠,而且像是太阳一样耀眼。那个一身红色的家伙跟其他Stinger见过的猎人不同。虽然看上去还有点没搞懂情况,但他似乎是自己跑进猎人梦境来的。而Stinger见过的其他猎人,基本上全都是在亚楠中“死去”过一次的人。

新来的猎人注意到了盘腿坐在屋顶上的Stinger,高兴地朝他挥了挥手。“我叫Lucky!”他说着,也试图从边上爬上工坊,但Stinger先他一步轻轻的跳了下来,突然的动作把他吓得不轻。

但其实Stinger更紧张,在出现在Lucky前的时候他便后悔了。

他不是没见过更多的猎人,但那些人不是发了疯,便是真的死了,最后只有他一个人一次次地从猎人梦境中出现,心疼着血之回响又要再去收集的事情。出于这样的原因,他干脆不与后来的猎人做更多的交流了。

但他总有一种预感,这个连名字都是幸运的人是不同的存在——在Stinger被困在亚楠的这段时间,Lucky是第二个自己到猎人梦境的人,还有一个正是他了。

他可能会成为亚楠最幸运的猎人吧。然后Stinger差点被自己想法噎住了。

猎人梦境没有风。Lucky比Stinger高一点点,所以他看不到Stinger隐藏在帽檐下的表情。他刚准备说什么,初来乍到的猎人便弯下腰,好奇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Stinger。”他说着移开了视线,“我不是你的同伴,猎人。”

工坊的人偶或许会替他向另一个外乡人解说现状的,他有些心虚地收起了共鸣铃,甚至有了把那东西抛弃在亚楠中心的冲动。

他不该与其他猎人有任何联系的。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一部分的血之回响倒在了Lucky的手上,手套外的手指在无意中接触对方皮肤温暖的温度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愣神。

——相比之下,亚楠人的兽化血液就像冰块一样寒冷。就像是被烫伤一般,Stinger迅速地甩开了Lucky的手,仿佛有些狼狈地离开了猎人梦境,只留下Lucky一人捧着那些能让他活过一段时间的东西愣神。

2.

Lucky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旧亚楠这已经毁灭的城市只剩下了灰尘与死亡,Stinger给他的猎人专用面罩都挡不住腐烂的气味。

也许他真的是全亚楠最幸运的猎人,他从未体验过真正的死亡。

他在桥上转弯的时候遭遇到了狼人的攻击,幸运的是他的直觉让他滚了开来,不然现在被开膛破肚的人可能是他了——他看着之前正追着他跑的村民,感到一阵后怕。在一分钟前,那个人虽然疯狂,但仍然是个活生生的人类,而现在便只是毫无意义的破烂肉量:粉嫩的肠子顺着不规则的撕裂口,混合着亚楠满地的臭水缓缓地流向了漆黑的下水道,白色的骨头从胸口的破洞中露了出来,显得有些不真实。

他对亚楠来说还是个陌生人,他无法理解Stinger所说的借助灵视所见到的兽化的人是什么样的概念。

Lucky举着锯肉刀,对着狼人却依然难以下手——Stinger告诉过他,那些野兽都曾经是人类,和他们一样是在亚楠接受了血疗的人。他的眼中除了一丝恐惧,更多的则是不忍心。

野兽比他思考的速度要快、可熟练的猎人的反应要比野兽更快。Stinger迅速地推开了Lucky,并朝狼人丢出了燃烧瓶。

Stinger远远的就看见了Lucky,在灰暗为主调的亚楠地区,那一抹红色是极其显眼的:和血液的暗红不同,他明亮的就像是太阳。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帮助那位新手猎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别误会了。”他朝Lucky的方向喊了一句,“我可不是要成为你的同伴。那东西已经不是人类了,猎杀猎物是猎人的职责。”

他边说话,边抖开平时插在腰间的手杖,变化成了长鞭的样子。

“也算是给他一个解脱。”Stinger用只有Lucky听得见的声音小声地补充上一句话,尽管这地方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再没有人能理解解脱的意思。Stinger从未问过Lucky来自何方,只有他一人清楚的知道眼前的猎人是因为他的共鸣铃而来,一旦这个梦再一次醒来,这个幸运的猎人又回会到原本的地方去了。

会是什么地方?也许是亚楠的另一端吧。Stinger没去想太多了,专心的加入了战局。Lucky用锯肉刀锋利的刀刃顺着刚硬的毛插入狼人两根肋骨之间,拔出时野兽的肉体又发出了令人窒息的噗嗤声。

他确实是个猎人,未来会是一个强大的猎人,只要他敢于下手。Stinger想着,反手又给狼人来了一枪。他们两人联手的感觉很不错,在比往常快上不少的时间内就解决了今夜的猎物。

他本来准备立刻就走,去哪里都好,哪怕是跑到拜伦维斯去也好,但红色的那个猎人拉住了他的手。

Lucky什么也没说,但这次Stinger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这地方不安全。”他轻轻地说,把鞭子又复原成了手杖的样子。他的外衣全是狼人恶臭的血液,他便脱下它,露出里面橙色的衣服来。

“但那些村民不让我进去。”另一名猎人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委屈,“其他人,你也看到了——”

橙色的猎人没有接话。他本想再跟Lucky说那些家伙已经疯了,但他瞥了一眼对方纯真的眼神,生生地把这句话憋了进去:“...如果你足够幸运,也许有那么一两个胆大的家伙会放你进门的。”那是不可能的。

很快Stinger就发现Lucky打破了他没说出口的那句不可能。他拘谨的坐在某个村人家里的椅子上,灰色的窗户紧闭着,单调的月光则顺着缝隙透了进来,Lucky还试图跟房子的主人聊天,但对方只是无声地摇了摇头,又抱着头躲到房间的角落里去了。

“你别想了。”Stinger把椅子搬到了Lucky身边,“你能进来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现在,在这屋里是安全的。”

但狩猎之夜不会结束,这点他们两人都清楚。“你受伤了。”他忽然开口,定定地说,“你需要血。”

他熟练地从宽大的斗篷里掏出采血瓶丢给Lucky,身后的尾巴蹭了蹭新手猎人的腰,就像是安抚对方一般。窗外的狩猎还在继续,也许不久之后亚楠就会迎来下一场的血月,到那个时候,他们便不会再有躲在村民家中享受这片刻安宁的机会了。

在这个时刻,猎人也难得的感到了一丝可以被称为温情的感觉。他把外衣上干裂的血液剥开,又重新批在了身上。Lucky在使用了血疗后恍惚了那么一会儿,又恢复了意识,此时正在清理自己的装备,重新给枪上膛。

——Stinger没有告诉Lucky有关共鸣铃的事情,他把那东西丢在了随便哪个地方;甚至可能现在已经被人给踢进下水道、被野猪给吃进肚子里去了。他有点习惯Lucky在身边的感觉了,这对猎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对Stinger个人而言却是值得庆幸的。

多一个可以托付后背的同伴总比再接受一次死亡要好。他想。


3.
那是Lucky第一次看到Stinger的脸。老练的猎人从未摘下过面罩,就像Lucky从未见到过他进食过:“这里只是个梦境。”那个人这么解释过。

那个人的脸要比Lucky想象中的年轻得多了,但那双透澈的眼睛现在开始在血月的光芒下变得浑浊。

那是发生在Stinger猎杀了Scorpios后的事情。先接受血疗的兄长终于在力量的侵蚀下开始兽化,最后在血月之后化身为了野兽。又大批大批的人在血月时死去,包括其他的猎人和Stinger。

躺在靠近海边的石块上,Stinger第一次摘下了面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他受了重伤、还中了Scorpios的毒,就算现在有足够的采血瓶都不一定能救回来,再说他已经把身上所有的血瓶都给了Lucky。

“你是...最幸运的人,你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的。”他说,“而且我会再一次从噩梦里醒来的,不用等我。”

猎人的尸体不会消失,除非他再一次从猎人梦境里醒来——Lucky等了好久,直到他也在亚楠中经历过死亡,又在那之后猎杀了噩梦,亲手杀死了古神梅高,Stinger都没能看到亚楠的日出。他没有给Stinger建立墓碑之类的地方,因为他一直相信对方肯定会回来。

他在破败的亚楠中心漫步,清醒过来的人们总算敢于打开房门了。他的脚踢到了某个发光的小东西。他将那个沾满血污的铃铛给人偶看,人偶只是摇了摇头向他告别。

“再见了,好猎人。”她说,“已经没必要再用那个东西了,没有猎人会再被召唤而来。”当初正是Stinger摇响了铃铛,才会把Lucky召唤到亚楠的梦境中,人偶向他解释道。

一直以来,Lucky都坚信着自己的运气。他爬上了亚楠的钟楼,摇响了共鸣铃。

——在扩散的波纹中,他看到了像是暖阳一般的橙色身影,穿着那身熟悉的猎人制服。

“你还真是幸运。”那个人说,然后朝他走来。Lucky给了他一个拥抱,而初生的太阳照亮了亚楠黑暗的角落。



End

评论(3)
热度(22)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