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主平成假面骑士】假面骑士们在玩克苏鲁TRPG 1

By Megasl

·一个比较神秘的脑洞,平成假面骑士同台设定,基本上属于无CP
·每次都会用不同PC的视点来展示跑团内容,幕间内容则是主真司视角
·文中所有的骰点结果全部都是作者自己骰出来的,如果真的想看的话会在最后放出来
·因此会有戏剧性的演出,也可能会有角色死亡的事件,如果觉得OK的话再试着往下看吧
·有意识到是哪个模组的话请不要剧透,来一起推理吧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真司前辈,果然很幸运啊。”左翔太郎面色凝重地看着桌子上真司刚骰的两枚十面骰,个位数的骰子是1...十位数是00。

01。不管怎么看都是大成功——虽然真司根本没有宣言技能,甚至连游戏也还没开始。

“是大成功啊!”被骰子女神眷顾的人发出了欢呼声、把仍然在认真填写调查员角色卡的永梦吓了一跳,在看到骰点的结果后也吃了一惊。

“我的Pow只有8啊......”

“但是这只是试骰而已。况且如果现在就把运气都用完的话,等下就不妙了。”门矢士无情地打断了真司,撇了坐在窗边的剑崎一眼——那个位置离准备要跑团的众人都很远,尤其是身为KP的某个“路过的假面骑士”。剑崎算是被永梦和真司同时拜托,才勉强地加入了跑团的成员中。

不过他的确暂时也没事干,在听了真司简易的介绍后便开始一个人在边上建起了卡。

——事情的起因则正是因为城户真司在超市买东西时抽中了某个著名的北海道温泉旅馆三日游的旅游券,看到难得幸运一回的真司,大久保主编也给他放了一个短假。

在他兴致冲冲地来到中奖人员集合处的时候,便惊奇地发现所有的中奖者他全都认识——而且全部都是、至少副职业是假面骑士,甚至还有两个快打起来了,最新的那个后辈还正在一脸苦恼地劝架,自称硬汉侦探的那个身边似乎少了点什么,此刻正坐在边上看书。他注意到走过来的真司,便朝他打了个招呼。

“菲利普说要我多出去,到风都以外的地方走走。”他小声说,语气中充满了不满,“...明明是他没中奖。”

就在这样稍微有点微妙的气氛中,这个奇特的队伍还被旅店的老板娘安排在了同一个房间中。时间说是不早了,但也远远不到应该睡觉的时间。在吃过真司做的晚饭后,除了提出者真司和主持人士之外的众人便开始了初次的跑团——随着时间的推移,窗外的小雪逐渐越飘越大,说不定明天早上就会堆积起来了。

剑崎关上了窗户,把风雪阻挡在了外头。

“大致明白了。”士翻了翻电脑里的收藏,“这里倒是有一个很适合现在跑的模组,这次就由我来当个路过的守秘人吧。”

“大家的卡都准备好了吗?”他又拿出两枚骰子和刚打印好的小卡片,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我会让你们看看Hard-boiled的探索方式的。”

“看我一命通关吧!”



宝生永梦,圣都大学附属医院的一位研修医,此时此刻正在经历他学生生涯的最后一次寒假,但仿佛不走运一般,本与他约定好一起去群馬縣草津天狗岩滑雪場的好友却突然得了重感冒,于是他便只能独自一人去滑雪了。

从一开始就这样,这个寒假真的还会被幸运女神光顾吗?望着高耸的天狗岩,永梦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怀疑起来、一边开始准备滑雪的器具:不管怎么说,预定了的机票对于学生来说还是有点贵,不管怎样还是要去的。

虽说因为一开始的不幸运,永梦总有一种预感...他感觉他来这里可能会是个错误的决定,但在与另外一位旅人见面后,便把迅速地这个念头抛在了脑后:

剑崎一真,据他所言是某个研究古生物的研究所的研究员,在这附近的射击场训练结束后由于前辈的提议便来滑雪场进行放松。在遇到闷闷不乐的永梦后由于两个人都具备生物知识的共同语言,因此交谈甚欢。

虽然说一开始剑崎还不太擅长滑雪,不过逐渐地就适应了,甚至敢于换上了另一条线路。

“剑崎前辈...好厉害啊。”永梦发出了感叹声,“我也想试试看!”

“看起来状态好一点了呢,永梦。”被夸奖的人朝着永梦竖起大拇指,但却因为忘记自己还在雪上差点摔了一跟头,爬起来后朝永梦露出了一丝苦笑。

“小心点啊...前辈还是去平缓一点的滑道吧。”

就在这样愉快的练习中,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风似乎变大了。”同行的橘朔也提醒了两位同伴。他看着急速流动的云,皱了皱眉:此时时间看起来也不早了。三人试着顺着原路回去,原本还带着一点绿色松树的视野已经变成了雪白的一片——在他们准备走回滑雪场的时候,之前几乎可以无视的小雪却开始变得密集。


就连那个,天狗鼻子般的巨岩也看不见了...要在这样,连天狗岩滑雪场的标志物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回到原本出发的地方去,就稍微有点困难了。

永梦抖了抖帽子里的雪,重新把它戴了回去:“还有什么其他路线吗?好冷。”

“我记得...这里附近应该是有一座小木屋的。”剑崎想了想,“橘前辈也知道吧?以前是荒废的民宿,但是供电设备还能运行、之前训练的时候也来过几次。”

橘点了点头:“是,而且那个地方最近似乎被某个有钱的民俗学者给买下来了...有主人的话和他谈谈去借宿一下应该没问题。”


——在他刚准备接着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声音?”他问。

“像是狗一样的...叫声?”剑崎不确定地看了另外两个人一眼。


橘和永梦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看来不是错觉。那么朝着那个方向走的话就有人了吧。”


踩在嘎吱嘎吱的雪地里,天色随着风雪和时间的变化逐渐黯淡下来了,之前透彻的天空被乌云覆盖,只能勉强看到远处的一点光源。

永梦打了个喷嚏,心中不详的预感再一次地从脚底涌了上来。他搓了搓冻僵的鼻子,把围巾再往上拉了一点防止有更多的雪片拍在他的脸上——尽管那已经没什么知觉了。再找不到剑崎说的小木屋的话,可能就会不妙了,他想:刚刚跟着剑崎所说的,说是听到了狗的叫声、纯粹是在附和他而已。他真正听到的声音其实是...

仿佛要结冰一般的寒冷、迅速地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个应该是错觉吧...?他摇了摇头,就好像这样心中的不安就会消失一样。


“只有疯子才会在这种天气这么做吧...”

“没事吧,永梦?”走在前边的剑崎注意到了永梦的神情,停下了脚步,“前面出现了脚印,应该快到了。”

他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地说不出话来:这是由于低温造成的,身为实习医生的他非常清楚再不让身体暖起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好冷啊...”


三人顺着脚印延续的方向走、在风雪之中不知过去了多久,一栋外表破旧但内里灯光明亮的小木屋终于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剑崎本想直接来开房门,但被橘拦住了。


“进屋之前还是先得到主人的同意比较好。”他摇了摇头,便转过身去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他大声地朝着屋内喊道,剑崎趴在窗户边朝里面看,但是窗户上凝结了一层冰,除了暖黄色的灯光以外什么都看不清。

橘在发出声音的时候,有积雪从屋顶滑落下来,永梦本想提示他这样可能会引起雪崩,但有人先他一步这么说了。


“在下雪的时候不要大声呼喊。”开门的人压低了声音说,并开始打量起三人来,“会雪崩的。”


那是个戴着帽子的陌生男性,在看到冻得瑟瑟发抖的永梦后便立刻侧身让他们进来,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着厚重的木门被关上,喧嚣的雪声也被隔绝在了外面。他扶着永梦走到燃烧着的壁炉边上,可怜的实习医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谢谢...我是宝生永梦,在滑雪的时候突然雪变大了...”他朝对方解释道,接着又打了个喷嚏。

“左翔太郎。和你们一样,被雪困在这里了。”戴帽子的男性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天气的确够呛。天气预报可没说今天会有这样的暴风雪啊。”

暖呵起来的永梦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透明的冰棱挂在外面的屋檐上,似乎已经停留在那里许久了。橘和剑崎也靠了过来,开始在壁炉前取暖。

果然...不应该来的吗?他露出了一个苦笑。这样程度的雪,今晚是不可能停止下来了。


“真是不幸的冬日啊...”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地说着,话语被批啦啪啦燃烧着的火焰给覆盖了。


【幕间】


“永梦,剑崎和翔太郎的导入,大概就是这样了。”士合上了电脑,“真司的话要稍微再等一下。”

“好厉害...原来跑团就是这样的感觉啊,像是把自己代入了角色扮演游戏中一样。”永梦惊叹道,“而且听着窗外的风声,确实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翔太郎喝了口咖啡,把玩着两个骰子、又迅速地抛了出去:“不过永梦你的骰运还真是有点糟糕啊...”

骰子在桌上咕噜噜的滚动了起来,最后停在了两个数字上。

“啊,是6啊,差一点大成功。”

“相信自己啊!永梦!骰子女神会眷顾你的!”从刚刚起因为还没有轮到出场机会的真司拍了拍永梦的肩膀。他看了看在结束对话后一直都处于平静状态的剑崎,在心中默默的把游戏角色的“剑崎一真”和现实玩家的剑崎一真做了个对比。

总有一种看到过去的剑崎的感觉...他心想。已经很久都没看到这样的剑崎了,和其他的同伴一起跑团果然要比单人团有趣多了。

“不过剑崎桑啊...那个职业...填平时的职业就好了...”他看了眼自己在职业栏目上写的记者,翔太郎的侦探和永梦的医生。

“就是假面骑士啊。”

“啊?”

“...就是假面骑士啊。”


TBC

评论(7)
热度(34)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