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主平成假面骑士】假面骑士们在玩克苏鲁TRPG 2

By Megasl

·一个比较神秘的脑洞,平成假面骑士同台设定,基本上属于无CP
·每次都会用不同PC的视点来展示跑团内容,幕间内容则是主真司视角
·文中所有的骰点结果全部都是作者自己骰出来的,如果真的想看的话会在最后放出来
·因此会有戏剧性的演出,也可能会有角色死亡的事件,如果觉得OK的话再试着往下看吧
·有意识到是哪个模组的话请不要剧透,来一起推理吧
·本章有微牙渡要素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虽然外表看起来年久失修,但这所名为白银馆的建筑要比城户真司想象中的要豪华一些,更令人惊喜的是不仅是供暖和供电设备,这里的厨房还有一些备用食材。

据说这里在多年前是由一位辞去工作的上班族自费所建造的,但最近因为景区的风气不景气而停止了营业,又出售给了其他的人——那些垃圾桶中的泡面纸袋和柜子里的简易食材证明了这一点。这栋洋式木屋虽然到处都有腐朽褪色的痕迹,但作为暂时的避寒场所是足够的。

“虽说只是咖喱和巧克力,总比没有要好...要是明天这样的雪还不停下的话明天的新闻稿要怎么办啊...”真司自言自语道,顺便用刚烧开的水倒了两杯巧克力。

“ 菲利普,你的巧克力好了!嗯?”

当他走出厨房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侦探的同伴——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个陌生人。

“菲利普去谈话室寻找有没有遗漏了的线索了、地下室的门我撬不开。”他向真司摊了摊手,“那边的三位也被雪困住了,看来今晚这里会很热闹的。”

“这样啊...侦探还真是辛苦的职业。小渡和太牙还没从楼上下来吗?”真司仍然举着两个杯子,把其中一个递给了永梦、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喝吧,喝这个的话会稍微感到好一点的。”

永梦接过了杯子,小口地喝了起来。

“谢谢。”他露出了充满感激的神情。

“不客气。”真司摆了摆手,永梦注意到他并没有动另外的杯子,“我是城户真司,一个记者。”

“宝生永梦,是圣都大学附属医院的实习医。”

“啊...我知道那边。”真司露出了有点怀念的表情,“我以前有个朋友在那边住院过好长一段时间。”他靠在沙发柔软的坐垫上,看着火焰出神。

“这样啊...”

直到有人从楼上下来、真司都没有再说话了。在这期间,剑崎一直在房间中走来走去,到处观察着,但是并没有发现更多令人在意的东西。

随着老旧木质楼梯发出的嘎吱声,围着红色围巾的青年和稍微要高一些的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永梦观察着他们,发现两位的脸竟然有点相似。

“说着那两兄弟就下来了。”翔太郎扶了扶帽檐,“和你们一样,他们也是来滑雪的。”

不知为何,永梦总觉得翔太郎的眼神一直在注意着他——但当他抬起头去的时候,对方又把视线移回了手上的书去。

他注意到翔太郎手中的书是达希尔的《马耳他黑鹰》。

“看起来今天晚上雪是不会停止了。”之前一言不发的真司又再一次发言打破了了沉默的空气,“不如大家来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一下吧?能在这里相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缘分吧!从我先开始好了,我是城户真司,是来取材有关天狗岩传说的记者。”

随着真司真切的眼神,本来坐在餐桌边、从一开始便一言不发的少女终于开口,但又在说出了“历”之后不再说话。

剩下的人,便按照顺时针的顺序开始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左翔太郎,是个侦探。”翔太郎瞟了一眼谈话室的方向,那里的门紧闭着,“菲利普在里边,等他想到什么他自己会出来的。”

“光夏海。”另一名女性靠在墙边,脖子上还挂着一台照相机,“算是摄影师吧。”

“天空寺尊,是来滑雪的学生。”

“我是红渡。”围着围巾的青年在这个时候坐了下来,“这是我的哥哥登太牙。”

名为登太牙的男人不置可否,永梦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却从他身上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一边思考着事情,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大家的目光,连带着刚刚没见过的、捧着热巧克力的一位少年——应该就是翔太郎所说的他的搭档菲利普,一起转向了他。

“啊...我是...”

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真司看起来吓了一跳,他正准备站起来去开门,但本身就在门前的剑崎先他一步,小心翼翼地拉开了木门——

随着突如其来的风雪,还有一个倒在雪地里、看上去是登山者模样的人。身为医生的永梦,首先便本能的去查看对方的状况,又在确认了对方还活着的情况下,让橘和剑崎一起把他抬了进来。

在温暖的环境中,逐渐醒来的那个人却是一脸警惕:他环视四周,露出了有些焦虑的神情,在把手伸向口袋确认了什么后,才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是宝生永梦。”永梦鼓起勇气,朝着对方打了个招呼,“你的左腿受伤了,我帮你先固定了一下...之后不久可能会发烧,总之先去休息一下吧。”

“草加雅人。”眼神有些可怕的男人淡淡地回复道,永梦发现对方的手一直插在口袋里。

虽说经历了一些小插曲,不过目前为止出现在小木屋里的人们全都集合在了客厅中了。

剑崎一真的视线却一直移向门口。刚刚在搬动草加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幕间】

“这次有这么多Npc吗KP?”真司朝士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根本记不住人嘛!上次只有四个...”

的确,就一个短期模组来说,有7个Npc并且在一开场就同时出现已经十分令人感到意外了。翔太郎双手托着下巴,思考着接下来的可能性和士在开团前说的话。

“这次的主题和推理有关。”那个路过的假面骑士是这么说的,而且他当时还看了自己一眼。

翔太郎这么猜测着,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笔记。既然身为跑过几次团老玩家的真司都说了Npc数量很多,那么应该在开始不久后就会开始减少人数...难道说这个故事会发展为暴风雪之夜的雪山杀人事件吗?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回想起之前他的单独导入——就像是他本人一样,玩家的左翔太郎也是一名侦探,并且同样有着名为菲利普的搭档。

他是接受了神崎优衣委托他寻找失踪了三天的兄长后出发前往天狗岩的。根据他和菲利普的调查,那个地方说神崎士郎最后出现的地方,并且他也确实在小木屋中发现了三天前的便利店收据,但他不能确认那一定是神崎士郎留下的东西。

他没有将他事先获得的情报透露给其他的玩家,但他总觉得这个神崎士郎一定会再一次的出现在这个模组之中。

“不过从刚刚开始起,门矢前辈好像就一直在丢骰子啊。”永梦看向了露出诡异笑容的士,感到背后冒出一阵冷汗,“总觉得很快就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暗骰。”剑崎罕见地开了口,“他大概在策划着什么破坏棋局的事情。”

对方不置可否,耸了耸肩:“那么再开始吧?”


【跑团内】

真司说要去准备晚饭,大学生的天空寺尊和他一起去了厨房——除了这两人之外的其他人都留在了客房里,享受这暴风雪之夜里的温暖。

剑崎想了半天,还是叫住了橘。

“我有点东西想去确认。”他皱了皱眉,对方了然地把外套借给了他。

他走出门外,蹲下身抚开玄关的雪——这所木屋采用了双玄关的设计,很显然是为了防范寒风才这么做的。为了不使设计者的心血白费,剑崎取出手电筒,然后把门关上了。由于他的举动足够小心,除了橘以外竟然没有人发现他走出了屋外。

比之前还要强烈的风夹杂着雪块吹来,他拍开地面的雪,用手电筒照射本该是泥土的地方。

那是一大片、黑色的浑浊的不规则形状,在白色的雪和褐色的泥土下显得十分明显。那些形状朝着前面一段地方延续、但在剑崎走了没多久就突然停止了下来。

稍微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这种突如其来的违和感是在哪里的剑崎只好放弃探索:屋外的气温随着落日,变得越来越寒冷,再下去的话他感觉身体快要被冻僵了。

他思考着,从大衣的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瓶子采取了一点样本,又回到了房间内——一瞬间变得温暖的空气让他几乎要以为刚刚那样可以将一切冻结的温度只是他的幻觉而已了。

由于厨房和餐厅之间的柜台被木板钉住,大家无法从餐厅里看到厨房内部的情况,但仍然可以听到真司在里面和小尊愉快聊天的笑声。

剑崎走了进去,便看到真司在切胡萝卜。

“我也来帮忙吧。”他说,“别看我这样,做饭我还是会的。”


【幕间】

“真司前辈还真是厉害啊...”永梦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不论是游戏内还是游戏外的晚饭,今天都拜托真司前辈了!谢谢!”

“啊?!不用叫我前辈啦!”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真司略微上扬的嘴角却是瞒不住他的心思,就差在脸上写上“有人叫我前辈我好开心”了。

“不过永梦的骰运似乎开始变好了呢。”翔太郎喝了口咖啡,“而且急救也成功了,不愧是医生。”

“剑崎前辈和真司前辈会一起做出什么样的晚饭呢...”

“啊?咖...”

剑崎刚准备讲出来,就被真司捂住了嘴。

“这个啊!是秘密!”

“但是厨房只有咖喱块哦。”某位主持人担当加了一句话,“算是免费给你们客厅组的线索了。”

“这也算线索吗?”永梦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过在他们做完饭前我倒是想去二楼看看...开场有一段时间还没发生什么事情反而让我感觉有点害怕了。”

“啊,稍等一下。”士取出纸版挡在自己面前,丢了两下骰子——永梦看不见结果。

“好,去吧。”

“...到底是骰了些什么啊!”

TBC

评论(4)
热度(19)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