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主平成假面骑士】假面骑士们在玩克苏鲁TRPG 3

By Megasl

·一个比较神秘的脑洞,平成假面骑士同台设定,基本上属于无CP
·每次都会用不同PC的视点来展示跑团内容,幕间内容则是主真司视角
·文中所有的骰点结果全部都是作者自己骰出来的,如果真的想看的话会在最后放出来
·因此会有戏剧性的演出,也可能会有角色死亡的事件,如果觉得OK的话再试着往下看吧
·有意识到是哪个模组的话请不要剧透,来一起推理吧
·本章有死亡描写注意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比起有着壁炉的客厅,现在空无一人的二楼明显要清冷一些。走上楼梯的永梦随意地打开了一扇没有上锁的房门,室内倒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寒冷——屋子的主人似乎以保护玻璃为目的,用钉子和木板牢牢地固定了窗口,就像是厨房和客厅之间那里一样。

他走上去敲了敲木板,结实得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一样纹丝不动——看来无论如何都无法从内部打开窗户了,今夜的温暖应该是有保障的。这所小木屋的备用发电设施仍然还在运行中,虽说现在柴火不多壁炉应该很快就会熄灭了,但在那之后仍然可以用备用发电设施来制暖。

至少应该不会被冻死......吧?他又想起了刚刚在山坡上,在寒冷之中听到的犹如幻觉般的声音:那并不是剑崎所说的狗叫声,更像是一个人类在用不知名的语言唱着一首难以言语的歌。

像是嚎吠一般的声音,也难怪会被另外两个人当成狗叫了、再说他在来到这里后也没有看到狗。他特地问过先他们三人而来的城户真司,对方立刻拼命地摇起了头并说绝对不会有狗的他在打得开的房间都看过了。

接下来他又看过了好几个客房,全都是差不多的配置:两张单人床,独立卫浴,衣柜跟简单的桌子,并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他选了个房间,把之前带着的滑雪板放进了柜子里,并且也把简单的行李放置在了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真司的声音。

记者站在楼梯口,把手放在嘴边做出喇叭状:“永梦——晚饭准备好了——”

因为隔着几个房间的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明确,像被闷住了一样。

“马上来!!”永梦也大喊着回答他,然后又透过被钉紧的窗户看了一眼外面,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仍然没有任何将要停止的迹象。

他走下楼梯之后,便立刻闻到了闻起来就十分好吃的香味。

“是咖喱呀!”他听到侦探的助手发出了惊喜的声音,也稍微放松了一下他紧张的情绪——掌勺的真司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但另外一个做饭的人剑崎倒是看起来在等待什么。

在期待什么呢?永梦没去细想,便拉开椅子,加入了其他人的讨论中。

“我原本是想开车到另一边的车道,”草加雅人在讲他的故事,“结果车突然抛锚了,大概是因为暴风雪的原因,我只能靠走的...之后被绊了一下,就是这样了。”

“探险家真是好辛苦啊...”渡露出了惊奇的神色,“不过在世界各地旅游也很有趣吧?我就很少出门..”

“探险家吗?我也能算是吧...跟着某个路过的家伙一起莫名其妙跑了很多地方。”光夏海也谈过头来,把相机里的照片给其他人分享,就连一直很少说话的少女阿历都向她表示了赞美。

就在大家愉快讨论的时候,翔太郎发出了惊呼、而菲利普是第一个凑过去的——虽然说他本来就坐在翔太郎的对面便是了。

“爱心和黑桃形状的胡萝卜?!”他用手指点了点嘴唇,视线瞟向剑崎和真司,“这很有趣。”

“胡萝卜是剑崎切的!”真司一秒卖了队友,并迅速的表示自己负责调味和煮咖喱。被点名的人摊了摊手,露出了个有点无奈的笑容:“我想稍微活跃一下气氛...我还另外做了两个特别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其他人的盘子里了。”

“啊,是我耶。”真司从碗里翻出梅花的胡萝卜,“剑崎桑你的刀工真不错啊,在这样没有模具的情况下都能做得这么好。”

“因为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的。”他耸了耸肩,“久而久之就都会了...一开始的时候橘前辈都说我做的难吃...我觉得还可以啊...”

“是真的。”一边的橘夹着方块的胡萝卜说,“很难吃。不过现在好多了。”

“为什么只是看着啊橘前辈!你明明也可以帮忙一下的!”话虽这么说,但剑崎和橘一起笑了起来,仿佛又想起了过去刚认识的时候的事情一样。

受到两人情绪的感染,屋外的寒冷似乎也不复存在了一样,此刻留下来的只剩下了屋内温馨的气氛,在吃完饭后小渡甚至哼了一首曲子,获得了太牙的热烈掌声——永梦在这个时候才觉得之前觉得有点恐怖的人没那么可怕了。

“之前翔太郎似乎说了打不开地下室的门是吧?”他转向侦探,“我其实有学过如何开锁,吃完饭后我也一起去看看好了。”

在这个时候,屋外掉下了大量的积雪,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把他吓了一跳——在发现只是雪而已,永梦松了口气。

反倒是剑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幕间】

“什么嘛...还以为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这么和平简直不像是COC了。”永梦做出松了口气的样子,“刚刚士前辈丢了那么多骰子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谁知道呢,”KP又抛了两下骰子,“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守秘人嘛。”

两枚十面骰落在桌面上,显示着90与9——1D100=99的大失败。

“不过剑崎你之前来和我讨论,原来是要在胡萝卜里加上花样啊。”他又加上一句,“真不愧是'剑'啊。”

对方没理他,士也没说什么,只是别有深意地朝着永梦的方向看了一眼。

“嗯?”

【跑团内】

正在大家愉快的谈笑时,靠近窗边的剑崎却隐约地感到有一阵不妙的气息。在回到小木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之所以切出花样的胡萝卜也是为了缓解这样充满着杀机的紧张感。他拍了拍橘的肩,把那个装有样本的瓶子给了他。相比起最近才加入BOARD的剑崎,橘应该更加有可能发现那个瓶子里是什么。

橘举着瓶子对着灯光,仔细的看了看。

“是血。”他小声地以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对剑崎说,“你在哪里发现这东西的?”

“门口的土地上。”他也用同样的音量回复,“翔太郎是来调查一件失踪案的...我怀疑这两者之间可能有什么联系。”

“先不要告诉他。”橘摇了摇头,“这样的血迹已经凝结了很久了,未必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不好说啊...”

剑崎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眼角的余光中却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回过神后,发现窗外的暴风雪中有两颗红色的星星高挂在天际上...和暴风雪是否覆盖住天空根本无关!

他再定睛一看,红色的星星消失了,仿佛那只是他的幻觉一样。剑崎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下一秒、有黑色的物体从天而降。和刚刚积雪掉落的声音不同,这个物体掉落的声音要大声许多,小木屋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很明显,这一次不是雪声了。

有了草加雅人的先例,渡认为那可能也是一样的遇难者。他站起身来,透过窗户却又没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他抓起外套,准备朝外面走去。

“这太危险了!渡!”太牙第一个尝试去阻止他,而剑崎的心跳也加速了起来:在来之前,他听说过这里有雪人的传说...难道说会是有什么怪物吗?

应该不会吧?

“那可能是和我们一样的遇难者,如果在找到小木屋之前就体力不支倒下的话就不好了。”渡摇了摇头,“我要去找他。”

“真拿你没办法...那我也去。”太牙紧随其后,而菲利普也穿上了外套。

“我也去。”剑崎把瓶子又给了橘,“多一个人总能多帮上点忙的。”

“谢谢你,剑崎桑。”面前的少年露出了感激的眼神,“那我们赶紧去吧!”

离开玄关,一打开门菲利普便打了个哆嗦:小屋外的暴风雪越来越大了,因为雪片飞舞的原因,视线极差。

“我们有四个人...要不要分组去找?”渡提议道。

“不行,这太危险了。”太牙摇了摇头,“同意你出来已经很危险了,我们不能在这样的雪夜里分开。”

“这样也行。”菲利普却同意了渡的想法,“我和剑崎一组,太牙和小渡一组吧。”

剑崎同意了。的确,在这样的雪夜中,要找到一个不知道掉在哪里还可能是受伤者的人,分组行动的确会更快一些。

他裹紧了围巾,一脚深一脚浅地在雪地里搜寻着对方,很快便找到了。

那是一个趴在地上的人影。

“喂,你没事吧?”他朝对方喊道,但那个人没有回答他,他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强烈了起来:明明是在雪道上,对方却穿着轻装,只是穿了毛衣和牛仔裤而已。

“帮我个忙,我得把他翻过身来。”菲利普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试图帮对方翻过身来,剑崎向他表示让他来吧。

被抬起的身体意外的非常轻,由于与预想中的不同,一个使劲,突然间就翻到了男子的脸。在那瞬间,剑崎的思考停止了,就连心脏也仿佛在一瞬间停止跳动了。

——要说为什么的话,在那里是和想象中的人脸完全不同的东西。如果是冻死的话倒是可以理解,但那是凹陷的眼球,干枯发黑的皮肤,和牙龈外露、长得巨大的嘴。就连菲利普也露出了被吓到的表情,更别提捧着尸体的剑崎了。

对方的脸上,凝固着死前的恐惧。

沉默了一会儿,剑崎才从一声惊呼中缓了过来。渡和太牙也找到了这里,而渡似乎是由于目击到了这样恐怖的景象,受到了惊吓而向远处跑去。

“我去把渡找回来!!”太牙这时候完全不顾那具可怕的男性尸体了,朝着弟弟的方向一脸惨白地跑去,在暴风雪中一会儿便失去了踪影。

这个时候,菲利普也冷静了下来。

他蹲下身,从男子的牛仔裤口袋里找到了他的驾照,在仔细地对照了上面的名字、照片和男子的脸后终于发出了一声叹息。

”我得告诉翔太郎...我们要找的人找到了,但他死了。”他向剑崎展示了驾照上的名字,那正是侦探二人组之前被委托去找的神崎士郎。在脱离了最初的恐惧之后,菲利普似乎还想近距离地观察一下尸体,但太牙牵着渡的手出现了——对方仍然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被吓得不轻,十分的消沉。

毕竟那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剑崎心想。他虽然也被吓了一跳,不过总算是缓了过来。只是尸体而已...那样的东西,在工作中他也见到过的。

“回去吧。”太牙说,“渡需要休息。”而菲利普此时此刻却依然在对着成了木乃伊的尸体沉思,半晌才反应过来z

“...啊,好的。”他说着,把驾照收了起来。


【幕间】

在结束了屋外的探索后,剑崎和士一起回到了原本的房间。虽然说到大部分的模组中,就算玩家分了不少的其他组但线索仍然是共享的,但在这个模组里,如果玩家去了不同的房间或者距离其他人太远,便会进行单独的剧情。

像是这次剑崎和其他Npc一起外出,就进行了这样的过程,在之后永梦和翔太郎也会在剑崎和真司看不到的地方进行地下室的剧情。

“感觉如何?”士问,“接下去的剧情就要进入所谓“COC的时刻”了哟。”

“不详的预感。”

“恭喜你啊,成为了本团第一个掉San的人。”KP露出了一个微笑,而剑崎则扭过头去不理他了。

“那么下次,就进行地下室组的剧情吧!在这段时间,真司想要做什么?”

“我吗...之前我也有探索过了,就在客厅里等着其他两组人回来吧。”他听着士说剑崎掉了San,露出了一副“哇终于出现这样的定番了”的表情。

“没关系的剑崎桑,San这种东西掉着掉着就会习惯了...”

“...”我一点也不想习惯。


TBC

评论(5)
热度(13)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