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主平成假面骑士】假面骑士们在玩克苏鲁TRPG 4

By Megasl

·一个比较神秘的脑洞,平成假面骑士同台设定,基本上属于无CP
·每次都会用不同PC的视点来展示跑团内容,幕间内容则是主真司视角
·文中所有的骰点结果全部都是作者自己骰出来的,如果真的想看的话会在最后放出来
·因此会有戏剧性的演出,也可能会有角色死亡的事件,如果觉得OK的话再试着往下看吧
·有意识到是哪个模组的话请不要剧透,来一起推理吧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跑团内】

翔太郎将视线从紧闭的门上转移回来,那四个人已经离开屋子有一段时间了。他望向了刚刚与他对话过的宝生永梦,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你刚刚是说,你会开锁是吗?帮大忙了,楼下有个房间上了锁,我和真司都打不开。”

根据之前的对话来看,左翔太郎似乎是为了调查某件失踪案而来的侦探。永梦点了点头,告诉对方也许自己可以帮到忙。

“我也一起去吧。”在边上听着的小尊突然加入了对话,“在废弃的雪山小木屋里探索上了锁的房间,就好像是进行冒险一样。”

“那就一起来吧!”翔太郎也觉得没问题,“多一个人总是会好一点,还有其他人要来吗?”

阿历摇了摇头,她转向草加雅人的方向说要照顾伤患,而光夏海似乎也对这样的冒险兴趣缺缺,表示自己要等外出的那四个人回来。

于是、前往地下室的便是这样的三人组了。

一踏入向下的楼梯,木质的结构就因为年久失修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呻吟声。永梦小心翼翼地跨过一处破损的地方,但仍然因为缺失平衡的问题向前倾去。

“没事吧?”察觉到了的天空寺尊立刻向他伸出手去,总算让永梦避免了摔倒的可能性。在那之后他终于踩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又一次感受到了脚踏实地的好处。

“谢谢!”在感激之余,永梦同时也在观察着这个地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民宿自带的发电设备。虽然不知为何现在还在启动着并且为了隔音和保存而上来锁,但里面的燃料似乎没有剩下多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完。

上去以后告诉大家稍微省点电用吧,永梦心想。翔太郎之前所说的“有个锁他打不开”应该指的是另一个——在另一边的仓库。翔太郎转了转把手,但是纹丝不动,他向永梦表示门被锁住了。

“我来试试看吧。”年轻的实习医从上衣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根铁丝,伸入了锁空中鼓捣了一会儿。


“说起来,是谁先到了这里?翔太郎吗?”一边试着开锁,永梦一边询问身边的人。


“啊,不是。”翔太郎否认了,“其实是小渡他们...本来是准备在滑雪之后住在这里,但是他们查到的资料是几年前的,实际上这里本来的民宿已经荒废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资料...”尊露出了个苦笑,“小渡会使用的信息来源简直少得可怜,他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生长的啊。”

虽然在一边交谈着、永梦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随着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之前不能运动的门把手就可以转动了。

“有一手嘛宝生君,对你刮目相看了。”翔太郎扶了扶帽檐,空出一只手来推门,“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冒险了!”

随着厚重的隔音门被打开,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


【幕间】

“永梦...刚刚他的自称变了?”翔太郎用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身为侦探并以成为像是鸣海庄吉一样的硬汉派侦探的翔太郎,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他在跑团的时候,不仅有在观察KP门矢士的表情,也有在注意其他玩家的状态。从现在观察出的结果来看,城户真司和宝生永梦都是基本上本色出演的,剑崎就要比现实中的那位更加爽朗一些。

由于一直在观察其他的玩家,他也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事情。

在永梦的角色踏入地下室之前,他用的自称一直是“僕”,但是在开锁之前,突然就转换成了更为强气的“俺”。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是为了演绎...还是说...他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下,找个机会证明自己的想法吧,他想。

【跑团内】

“哇...真是熟悉的气味...”永梦在开门的一瞬间,便意识到了那股不同于霉味的特殊味道是什么。因此,他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

翔太郎却是立刻把推开了只有一条缝的门打得更开,并且大步地走入其中。由于翔太郎的动作,于是三个人都看到了出现在灰色水泥地上的、暗红的奇特图案。

“是血。”他蹲下身去,近距离地观察了一会儿,“能看出血液凝固多久了吗?”

“至少在四个小时以上。”实习医抿着嘴唇,“是这样大量的出血的话,那个人如果得不到治疗他现在应该已经死去了...”

“这里,似乎和其他的地方不太一样。”经历了刚刚一会儿的恐惧,尊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心。他也靠过去,像另外两个人一样研究起了地上像是魔法阵一样用血组成的图案。永梦望向尊手指的地方,那里是由粉笔组成的,而且底下还有皮鞋的印记。

翔太郎用手机拍下了魔法阵和鞋印的照片,在走路的时候脚踢到了什么。

“会是谁的足迹?”他在心中记下了这个问题。翔太郎有穿皮鞋,但是他打不开房门...如果说是翔太郎干的,他为什么要把门重新锁上,又让别人来帮忙开?另一个穿皮鞋的人是草加雅人,但是对方是以腿受伤的状态出现的,这两个人都没有动机去做这种事情——难道说,在渡来之前,就有其他人来过这里了?

会是翔太郎之前说的神崎士郎吗?他一边想着,一边关注起了翔太郎的表情。而此时此刻,被他关注着的那个人却皱着眉,开始研究起魔法阵边上的老旧笔记本了——由于地下室太黑的原因,三个人都没有立即发现这东西,但在翔太郎踢到它后,这本本子似乎就成为了重要的物证。

“那是什么?”尊问。

“《关于萨塞克斯草稿的个人注释》,是用英文写的,有至少40页了...”翔太郎粗略的翻了翻,“这个字太潦草了,在这样的地下室我看不清其中的内容,有可能是血迹的主人留下的。先回去吧,等下菲利普回来我会和他一起去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剩下的两个人都接受了他的提议。无论是谁,都不想在这样的看起来阴森森的环境下多待上一会儿了。

回到了楼上后没多久,玄关的大门又被重新打开了。似乎是由于刚才看到的东西,尊被吓了一跳,但在发现进来的人是刚刚外出的四个人后稍微松了口气。

“失礼了,但是小渡真的需要休息,发生了什么就让剑崎和菲利普来解释吧。”太牙拉着渡的手,而永梦注意到对方正惨白着一张脸,看起来显然是被冻到了。渡低垂着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果然在这样的天气中出门绝对是错误的选择啊。

饭厅的其他人都做出了了然的表情,于是太牙带着渡上楼去了。

“我也有点困了,我先去休息。”一直一言不发的阿历也走上了二楼。于是此时留在客厅的,只剩下了刚回来的菲利普、剑崎,本来就在客厅的橘以及草加,和从地下室回来的三人组了。由于担心草加的伤势,夏海和尊留了下来,真司也在桌边似乎是在整理发现的线索的样子。

剑崎脱下覆盖着一层雪的外套,挂在椅子后面,自己坐了下来。

“翔太郎,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去谈话室说吧。剑崎也一起来吧。”菲利普用手指点了点嘴唇,“但是首先我先要告诉你一件坏消息和一件好消息,想听哪一个?”

“那永梦也一起来吧?”

“发生了什么?”在谈话室中,几个人围着圆桌坐下了。如果说是以前的话,可以算是很气派的地方,但现在已经由于时间的原因而变得暗淡了、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挑高空间,和一部分二楼的客房。

翔太郎转向他的搭档:“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在发现了点在意的东西后还是先告诉我那个好消息吧。”

“你们要找的神崎士郎找到了。”剑崎先菲利普一步回答了他,并从口袋中掏出了那个人的驾照。

“但是我们发现的是他的尸体。”菲利普耸了耸肩,“更麻烦的是因为积雪和另外两个人的缘故我没法把尸体搬回来,只能等雪停了再去找吧...”

“比较令人在意的是,尸体的状态。如果能搬运回来的话,医生可能会看出什么。”他大致地向其他两人解说了一下,并掏出手机让永梦看了看尸体的照片。

“人家还是实习医呢,会不会稍微有点太为难了?”剑崎问。

“...这个看起来不像是冻死的...他的死亡时间怎么看都至少过去了半年以上,而且一定是在干燥的环境之中保存了尸体。神崎士郎在三天前还活着吧?”永梦努力地看了一会儿,只能不确定的得出这个结论。

菲利普摇了摇头:“我只是打个比方,这里的工具不足,就算宝生君是个有丰富经验的法医也没办法很快发现原因的。翔太郎,你发现了什么?”

“一本奇妙的记事本,英文的。”他将那本本子递给菲利普,“地下室太暗了。”

“关键词是什么?”菲利普翻开本子看了看,里面用繁琐的语句写出的注释让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魔法阵、血、还有皮鞋。”

“那就说得通了,这东西很有可能是神崎士郎留下来的。我有近距离的观察过他的尸体,不仅迅速地脱了水,并且有着巨大的伤口。而且——他穿的是皮鞋、基本可以证明那个倒霉的家伙的确是神崎士郎了。”菲利普挑了挑眉,把皮鞋的鞋底、以及伤口的照片再拿出来看了看,和翔太郎拍下的鞋印是一样的。

“接下来我会和翔太郎一起翻译这本本子,请不要打扰我。”菲利普轻声对其他两个人说。在这个时候,剑崎已经去一旁翻阅谈话室里遗留的杂志了。

“这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嘛。”他感叹道,“《女性杂志JuJu 12月号》?吊桥效应..?给城户真司看看的话应该会想起什...毛?”

在他翻开的那一页记载着罗曼蒂克内容的书页里,夹杂着许多毛发。身为研究员的剑崎,下意识地开始研究起来。

“狼?不对...”由于是雪山的缘故,他条件反射的想了想这周边的生物,但是很快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与其说是犬科,要更加像类人猿...但是这里怎么可能有那种生物?难道是原主人有用动物毛做书签的习惯吗?”

不仅是这一页有这种特殊的动物毛,在其他的杂志上也有着不少毛发,只不过在女性栏目上留下的最多而已。

剑崎思索着去问问城户真司对这份杂志有没有什么头目,却发现太牙走了下来,看起来头发有点湿的样子,结合之前听到的水声似乎是因为洗澡的缘故。

“小渡好点了吗?”剑崎关心地问道。

“比刚刚要好多了,他已经睡下了。”太牙叹了口气,“我去喝点水。”

“辛苦你了啊...”他一边应答着,一边继续翻阅着杂志。

就在這個時候,小屋內雖然不太明亮但温馨的灯,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迅速的为屋内覆盖上了一层暗云。

在一片黑暗之中,有人从剑崎身边快速的通过跑向了二楼,听起来像是太牙的样子。

——然后,耳边传来了女性的悲鸣。


【幕间】

“给~这里就是你之前阅读的杂志的内容了!”士将打印好的纸条交给了剑崎。

“女性杂志 JuJu 12月号 恋爱专栏
圣诞节即将来临! 在这恋爱的季节中 GET 一个机伶的男朋友吧!☆
一个人过圣诞节很寂寞吧?
大家准备好要与心爱的他一起过甜甜蜜蜜的圣诞节了吗?

如果还没准备好,就由我来传授必胜秘诀给妳吧!
做为一个向喜欢的他告白时的场合,
若选个会让人心跳不已的地点如何呢?☆
比如说,游乐园的云霄飞车或是鬼屋!
让心仪的他心脏噗通噗通跳不停的话,说不定就能达成恋爱成就呢!?
事实上,这是利用了国外的心理学家所证实的“吊桥效果”。
指的是当走过摇晃的危险吊桥时,就好像会爱上与妳站在吊桥上的异性。
吊桥晃啊晃的,因为很可怕,所以心脏会噗通噗通跳不停对吧?
在那个时候,如果眼前有一位异性站在那的话…?
那份悸动感就会转变成对那个异性的“爱”,使人产生错觉喔!
 如果在下大雪的滑雪场变成与他独处的情况的话!?
心跳不已的他说不定就会依妳所想来行动呢!☆

但是,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大概不多吧(笑)”


TBC

评论(2)
热度(23)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