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龙骑】a rose to dust

By Megasl

·吸血鬼莲X普通人真司的AU,没有什么时间线也没有骑士
·是很俗的梗,很OOC
·莲真

1.

“你说什么?”城户真司原本躺在床上,但他听不清莲的声音。他摘下左边的耳机,眨了眨眼睛。

他新买的耳机隔音性能有点过于好了,一旦戴上就听不清外界的声音、虽说标识上只写了“3D立体环绕声”而已。优衣说这是物超所值;莲也许也对他的耳机或者他本人做了什么评论——这不奇怪,但喧哗的摇滚乐把对方说话的声音给盖过去了。虽说如此,但莲会说些什么真司也清楚、他甚至不用爬起身去看对方的脸,也能知道莲的脸上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无非是无关痛痒的一点嘲讽罢了,反正秋山莲只是嘴上比较毒,他心里肯定想的不是那么回事。在这方面,真司觉得自己已经摸透了莲的性格。

真司耸了耸肩,又准备把耳机插回去,但秋山莲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臂,冰冷的手指让他打了个寒颤。大概是因为最近气温迅速地下降的原因,莲的脾气也变得像是天上的乌云一样严重了。

这倒是可以理解的,无论是谁都会因为久久不见阳光而感到郁闷的——除了秋山莲,真司以为他会更喜欢阴天一点。

毕竟那家伙可不是普通的人类啊。

“干什么啊,莲?”真司嘟囔了一句翻过身来却和同居人对上了眼。一般来说吸血鬼是不需要呼吸的,但此时他倒是像个人类一样开始试图呼吸了、冰冷又潮湿的气息就这样喷洒在真司的脸上。他平时就苍白的脸看起来更加惨白,白里还透着青,僵硬的颈子在他的动作下发出了咔咔的不妙声响。

“又恢复一点记忆了?”真司闭上眼睛别过头去,撩开头发露出一小截皮肤,“还是饿了?”

莲没有回答他,于是真司默认他是饿了。秋山莲凑过去,黑色的短发刺得真司脸上痒痒的。屋子的窗户开着,凉风夹杂着一场冷雨吹开了窗帘,在粗糙的布料上湿出了一滩不规则的水印。这本应该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但漫天的乌云挡住了阳光,雨水也代替了秋叶垂坠般的光线,飘落在水泥地上,浸湿一切。

城户真司几乎就能想象到他的獠牙会如何抵在他的脖子上,而那冰冷尖锐的物体此时正在这么做着,真实、并且甜蜜。它们会像往常一样穿透皮肤、唾液混合着血液,以极度温柔的姿态做着粗暴的事;最后是一个混合着他血液气息的吻,一个安静又美好的吻,伴随着裹着汗液的拥抱一起结束。

但是没有,一切都没有发生:莲只是把脑袋埋在真司身上,几乎贪婪地、深深地呼吸着他的气息,做着一个吸血鬼根本不需要有的事情;如果他是人类的话,真司怀疑莲的心脏都会跳跃出身体。

但他不是,在这个房间的两人中只有城户真司是人类。

——秋山莲刚才的动作简直可以称得上仓皇了,不像是平时的莲:莲是吸血鬼,也是他的恋人。

他不仅是吸血鬼,还是失去了大半记忆却仍然留着臭屁性格的吸血鬼。目前和身为实习记者的普通人城户真司一起借住在名为花鸡的咖啡馆中。

——接下来,城户真司获得了一个比秋雨更为寒冷的拥抱,成功地让他手中的耳机掉落。在那一瞬间他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艰难地伸出空闲的一只手拍了拍对方的背。

这样的莲他不只见过一次:每一次恢复一点记忆,莲就会变得更加糟糕一点,但从未像今日一般严重。耳机中有一点嘈杂的音乐流露出来,永无休止,但两人都像是没听到一样不想去管它。

“你今天怎么了?”他小声地问。

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仿佛是意识到了之前一瞬间的失态,秋山莲又板起了脸,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但真司分明看到了那双毫无波澜的眼中突如其来的恐慌,在那个莫名其妙的拥抱后逐渐地消失了。

突然之间,老旧的木门被敲响了。真司一惊,他从床上弹了起来,脑袋撞到了墙壁,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了嘶的一声。

“真司?能来帮一下忙吗?”

优衣的声音从门的另一侧传来了,这让真司明显地感到莲松了一口气——也让他更加困惑了。

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又觉得自己不那么了解自己的吸血鬼恋人了。

优衣让他去厨房帮下手,于是他摸了摸发疼的后脑勺,摘下耳机朝厨房走去,小声地朝着莲说了句等会儿见便落荒而逃,只留下莲一个人还在屋子里发愣。

半晌,他才摇了摇头,仿佛是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后悔。


2.

虽说同为借住在花鸡的人,但其实类似于洗碗之类的家务是莲在做的,而真司则负责做饭:如果让对方来收拾餐具,迟早有一天所有的盘子都会被打碎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城户真司做饭就连吸血鬼也觉得好吃,尤其是饺子。就算秋山莲不说,但真司是看得出来的:他吃饭的速度难得的增加了。

除了城户真司,这里没有人知道莲的真实身份。神崎沙奈子总是在叨唠着莲是不是太挑食了,真司只好露出一丝苦笑,在桌子底下偷偷地给了对方不轻不重的一脚,然后无奈的看着莲以毫无变化的速度进食着,最后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声响,代表着他的妥协。只有在吃真司做的饺子的时候,他才会加速一些。

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因为真司随手切了个大蒜进去。虽说在煎的时候就想起了“吸血鬼是不是怕大蒜啊”的问题,但是也只能继续端上去了。

真司以半是忐忑的、半是期待的心态注视着莲用筷子夹起一个煎饺,对方咬了一口边缘,然后放了下来。

果然吸血鬼不吃蒜吗?

正当真司以为对方不会吃的时候,莲又倒了一点醋,当着真司的面两口把饺子吃掉了,甚至还朝着对方挑了挑眉毛。

“其实那些都是小说家编出来的。”莲事后跟真司解释道,“阳光,木桩、大蒜、所谓的圣水...还有十字架,那些东西对我都没用。”

真司莫名地松了口气。莲像是看出了对方的想法一样,一向不苟言笑的表情倒是松动了一些。

“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他说,带着一种坚信。

——秋山莲闭着眼睛,脑海中刚刚融合的记忆碎片和之前的谈话内容交织在一起,令他心神不宁。大多数时候,他的记忆都会以梦的形式会到他身上:他看到了自己曾是人类的过去,但那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他曾经死去过,又获得了不同的生命,短暂地在这个世界上徘徊,直到他失去了中间的一部分记忆——然后便是与城户真司的相遇。

浴室中的水声盖过了窗外的雨声。

在那个不美好的梦中,城户真司死去了。

真司的笑容,和刺眼的红色交杂在一起,让他在一瞬间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真司还是穿着那身蓝色的羽绒服,他就像一颗掉落在下水道、被手指碾碎的果实一样脆弱,半靠在车门上,一点点地向下滑去...

起初他是愤怒的,但过了一会儿那情感变成了焦虑;与不老不死的他不同,真司只是个普通的人。他随时都会死去——这样的认知让莲一瞬间产生了恐慌。

只有再一次拥抱着那份温暖,才让莲确认了“现在的真司是活着的”的现实。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也许只是个普通的噩梦而已。他试图平缓想象中急促的呼吸,这才发现刚刚他又忘记呼吸了——在遇到真司后,他才开始再一次呼吸。

秋山莲擦干了头发上的水,随意地套上一件衣服,像往常一样打开房间的门,向楼下走去。

他知道有人在等他,沙奈子,优衣...还有真司。


3.

城户真司起身的时候,肩膀上的毯子滑落下来。他揉了揉有些血丝的眼睛,四周一片漆黑。他本来因为写新闻稿累了,只想睡一会儿,却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还做了个糟糕的梦。

再糟糕不过了,但也幸好那只是个梦,而一般来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梦里尽是些他熟悉的人,神崎优衣,北冈秀一,浅仓威,秋山莲...甚至还有优衣已逝的哥哥神崎士郎。

但那些人却在互相斗争。

他想阻止那样的战斗,却成为了这场战斗的参赛者。他无法阻止,甚至被迫与他们战斗。

他没能看到这场战争的结局,便在逼真的痛楚中醒来了。

“真司...城户。”他听到有个声音在喊他,还沉浸在梦境中的真司被吓了一跳;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中。莲总是叫他城户,但他分明听到对方难得的叫了自己名字。

秋山莲见他醒来,便为他打开了一盏灯。吸血鬼用纯黑的眼睛盯着他,紧锁着眉头、眼中隐藏着一份担忧,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得不那么真切,这就仿佛把几个小时前的场景重播,只是角色互换了而已。

“我没事。”他深吸了一口气,“只是做了个噩梦。”他注意到窗外的雨停了,月光从乌云之中透露出一点,照着时钟指向了一个不早也不晚的数字,但总体来说天还是漆黑的。莲的脸上也写着一丝困意,真司意识到显然是对方被自己惊醒了。他带着歉意地看了对方一眼,莲却握住了他的手。

“只是一个梦。”吸血鬼重复了一遍。

“那你呢?”他反问。

他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那不是记忆的碎片。”虽然真司没有指向什么,但莲一瞬间就明白了,“只是个噩梦,一个已经过去的事情。”

城户真司松了口气,心中又重新雀跃起来。莲握着他的手,冰冷的皮肤贴着柔软的手心,富有安全感:在这个时候,他又重新了解回了秋山莲。

随后,他以热情的吻回复了对方。

评论(2)
热度(30)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