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Poison

BE圣骑XUD暗牧。



她要用那弯曲的手指轻轻地触碰早已经结痂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伤口,让那一丝表皮在愉快中被翻开,在感到疼痛之前停手,然后等着可能会带来的感染。她就在暗影之中,不作声响。

艾格尼亚的指甲中嵌着灰色的皮肤碎屑,她将以近乎狂喜地态度看着从伤口中流出的液体、缓慢的顺着干燥的皮肤与暴露在外的骨骼流动,最后结在上面,散发出恶臭。

艾格尼亚时常幻想着这一切,但却又从未成功过。而她正靠在柔软的床垫上,身边的紫色的纱幔和香薰简直可以使这环境称得上是浪漫,而浪漫从来与死者和幽暗城无关。

她当然不在幽暗城里,她是在永歌森林里,在血精灵们的地盘上。娜莎蕾希亚本想带她疗伤,但被拒绝了。此时那年轻美丽的圣骑士正抓着她的手,就算她不去看也知道那双闪着绿光的大眼睛又在沁出泪水。

她凑近艾格尼亚,红色的长发蹭得亡灵的鼻尖痒痒的。

“你不能用这个来证明,”血精灵顿了一下,“...来证明你是活着的。有我来就够了。”

“够了,娜莎。”她试图放缓声线,用覆盖在黑色皮革下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娜莎蕾希亚的脸,粗糙的手轻松地掰开她的手指,并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圣骑士的惊呼。

亡灵牧师难得的开始呼唤着圣光。她试图让那痛楚来证明自己的生命:对生者来说温暖的圣光在毫不留情地灼烧着自己的皮肤,而艾格尼亚却面无表情。

你看,亡灵也是会痛的,但那痛感来得毫无意义。

她注视着对方为自己包扎上厚厚的绷带,却看不到焦黑干枯的伤口中渗出哪怕一滴液体,发出一丝微弱的苦笑。

——而血精灵圣骑在她并不柔软的唇上留下一个热烈的吻。娜莎蕾希亚的心脏快速地跳动着,而艾格尼亚就这样靠在她身上,冷得像块冰,却在仔细地倾听着活人的心跳。

年轻的圣骑士有着健康,并且充满活力的声音。

“这就足够了,足够了。”她喃喃自语,然后闭上了双目,而皮肤上的伤疤又多出了一块。

评论
热度(11)
  1. Stygian_肥花慕斯Megasl 转载了此文字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