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TG/有金】梦蝶

By Megasl

-深夜迅速补到99回的结果,因为后面的还没看所以设定上可能有偏差
-有部分过去捏造设定
-有马贵将X金木研/佐佐木琲世,不如说很大一部分是金木中心,清水,OOC注意



喰种也是会做梦的:就像雾岛董香,在有的时候也会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一样。她没把这个事情跟古董的其他人说过,但至少金木是看出来了,那时候董香会跟他讲絢都小时候的事情;不过金木已经记不清细节了,这件事情发生得太过于久远了。虽然其他人不知道,不过他的记忆其实还有些混乱,一半是喰种搜查官的佐佐木琲世,另一半是独眼的金木研。虽然说两者实际上都是同一个人,但他偶尔也会回想起曾经是搜查官的时候。

如果就这点来看,人类和喰种其实也差不多。他记起了以前他被关在库克利亚时候的事情,最初的时候他总是梦见那场战斗,却无声地如陷入黑暗的深海一般沉默——那个时候的他只是“240号”。

他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过去的回忆先放在一边。

而如今金木研又从睡梦中惊醒了。近几日来,他经常在半夜醒来,睡得并不平稳,站在镜子前发现满脸都是泪水,却又记不起任何内容,只模糊地知道自己做了个漫长的梦和放飞了一只蝶。

在今后的日子里,他是金木研,是“杀了”有马贵将的独眼之王。

而他抬头看向房间的镜子。镜面上照出的青年有一头白发和灰黑色的双眼,穿着黑色的衬衫,而且没有戴着眼罩——自库克利亚一战后,他又回到了白发的状态,RC细胞浓度的急剧上升使他之前长出的黑发在一瞬间全部变了回去。他被零番队救回了古董,再一次地见到了过去的伙伴。

...并且一醒来就被董香揍了。金木研苦笑了一下,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日子。

——但逃避现实是不行的。过去的三年对金木研来说,并不只是过家家的游戏而已。他对那个人...有马先生就如同他的父亲一样。

金木研身上有了有马贵将的影子。

他打开水龙头,把头埋在水流之中,任由其从一头白发上穿过,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而后、金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桌面上,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进入到精神世界中去。

在很久之前,他的精神世界只剩下一片红色,在世界的中心有一把椅子,有的时候神代利世或者英会出现在他的身边,而更多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但他从不觉得孤独:最近,那里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了。抬头的时候,他看到一只银色的蝴蝶在阳光下飞舞、停留在一朵红色的花上。

在他的注视下,花化为了曾经的纯白。

CCG的死神与羽赫鸣神的幻影出现在花海之中,却只是平静地望着他,不作任何发言,也没有动作。

“取我性命之人。”

过去所识之人的幻影如同走马灯一般从花海中出现又消失,不知在朝着他喊“阿佐”、瓜江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欢快地跑起来的小才子、戴着眼罩的在后面面慢慢地走着的短发六月...最后出现的是佐佐木琲世,他应了不知的声,却又转过身,对着金木研——他甚至朝着金木研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而金木却从他的口型上看出了他的意思。

琲世在说的是“谢谢”。

但是为什么?

佐佐木琲世快要消失了,或者说与金木研融为一体,带着他对QS班的回忆一起。他伸出手去试图抓住琲世的手,但却摸了个空。“琲...琲世...”他用沙哑的声音呼唤着对方的名字、那也是有马先生给240号取的名字。

“赐我姓名之人。”

曾经的准特等搜查官朝他郑重地鞠躬、这才缓缓地转过身,背对着他、跟在已经消失的QS班的幻影渐渐离去。

然后、蝴蝶停在了金木研还未收回的手指上,将他的思绪又拉回了现实。他站在镜子之前,大口地喘着气。

“托付我希望之人...吗?”

鲜艳的赫眼出现在镜子中,金木研叹了口气。“是我'杀了'有马先生。”他对自己说、有些懊恼地抓了抓一头白发,而另一只手手心里的一阵轻微痛感让他清醒了一点。他松开手,里面露出了他——佐佐木琲世送给有马贵将的那个礼物后来又回到了他手上,而且不知为何他一直都带着。

普通的材质不会伤到喰种的皮肤,那里理所当然的没有留下任何伤口。他凝视了一会儿那枚徽章,重新塞回了口

他房间的布局和以前差不多,书桌上还摆着几本他熟悉的、高槻泉的书。独眼之枭现在也死了,就死在他面前——所以现在的那几本书,应该被称为“遗作”了。窗户开着,轻柔的晚风吹动了房间的窗帘。

CCG的搜查官们在入职之后都会被要求先行写一封遗书,毕竟这项工作太过于危险。有马贵将的遗书里什么都没写,他想了一个晚上,把空白的信纸又塞回了信封里。这件事情,基本上全CCG的人都知道——但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是,佐佐木琲世当时也交上了空白的遗书。并非因为他是有马贵将的弟子,而是他“还不能死”。

他的老师、像是他的父亲一样的人的那封空白的遗书被送到了Re:,被压在一堆书下了。给自己充了一杯速溶咖啡,他躺了下来。虽说现在是深夜,但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却是一片晴天。他又一次看到了有马先生,对方正站在那边, 发现他的注视也望了过来,视线平淡得像一潭深泉,而脚下已经绽放了一片洁白的花。

“晚安,有马先生。”他以琲世的口吻,对那个人说。


——第二天金木研醒来的时候,他看见有银色的蝴蝶在窗口掠过。

评论(2)
热度(74)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