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Similarity 2

By Megasl

光之战士X芝诺斯,阿拉米格决战后的IF
私设光,是个有点病的诗人猫男
BL,有暴力和血腥描写,注意避雷
可以看作是之前Similarity的延续篇
有很多二次设定
很OOC,很病,是BE(重要



等他再回过神时,艾欧泽亚的英雄已经将箭插入他的肩头。芝诺斯偏了偏头,看向比他要矮上许多的光之战士: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沉稳的呼吸急促了那么一瞬间,又重新归于平静。光之战士正坐在他身上,思考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才好。那支箭上了毒,毒素通过他的肌肉和血管开始流动,但不一会儿又被人工超越之力带来的庞大以太流所抵消。他其实现在就可以站起来,把那支箭拔掉、然后像他计划的那样邀请他的挚友前往他的空中花园。

——但光之战士的表情太过于有趣了。在与他对战之时,那副仿佛将自己的生命与对手一并燃烧的狂热表情,也许只是出于鬼使神差的理由或是别的什么,但他还想多看几次。他一脸无所谓地把那支箭拔了出来,鲜血顺着伤口覆盖在结块的血上,光之战士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在犹豫,我的挚友。”芝诺斯忽然开口,低沉的声音把英雄的思路从不知哪儿的远处拉回了阿拉米格的皇宫。他惊讶了那么一秒,很快那副表情又被愤怒覆盖了。

“我犹豫什么了?”光之战士忽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拔高了声音,一拳砸在了他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上,看着对方皱着眉发出一声嘶声。

“这还轮不到你来......”他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对芝诺斯,却因为发现对方的伤口开始愈合而消了声。

芝诺斯愉快地观察着光战在发现自己已经抵消了他的毒时的表情。在那之前光之战士明显是下了死手,但那份充沛的以太早已经将他的伤口修复好了。那些深可见骨的创口和撕裂肌肉的箭痕,现在恢复一新,就连一点扭曲的皱褶都没有留下。显然眼前的猫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艾欧泽亚的英雄显然没有过虐待败者的经历——通常来说,那些人经历了这种程度的伤口早就该死了,就连蛮神也不例外。

但他刚刚那一箭射歪了。

身为格里达尼亚出身的吟游诗人,以他的能力在那么短的距离中完全可以轻松地将那支箭射入芝诺斯的眼睛,看着那枚透彻的蓝色眼睛被刺透晶状体,上了毒的箭头会以愉悦的速度穿过大脑,送他的对手回归以太。

——要是他想,他甚至可以精准地从中间切开加雷玛皇子的天眼;可是他没有,他甚至没有让箭擦着大动脉或是气管的位置而过,让芝诺斯感觉呼吸困难或是造成不可挽回的大失血之类的……该死的,他在心中骂了一句,而帝国皇子的眼仍然注视着他。他回望过去,那双通透的蓝色眼睛中却没有他想象中的挑衅或是别的什么,有的只是纯粹的快乐和享受。

芝诺斯的眼神使他联想起了之前在延夏发生的事情,光之战士的脸色一瞬间变得不太好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位置似乎有点尴尬。

“你是变态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准备爬起来却又被芝诺斯按住了手。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他的后腰,勾起了曾经有过的屈辱回忆。他愤怒地用另一只手抓住芝诺斯,轻松地把他压制在地上,抚摸弓箭与琴弦的灵巧手指用力地剥去了他的盔甲,露出底下柔软炽热的皮肤。

咔。

清脆的骨裂声回荡在空气中。若是无视他突然惨白的脸,芝诺斯仍然是那副游刃有余的表情。

“看来你也是知道疼痛的啊?”光之战士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嘴角一点一点上扬。若是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呼这样的他一点都不像是往常的英雄阁下。光之战士觉得他就像是着了魔,而对象则是眼前该死的芝诺斯·耶·加尔乌斯,他的敌人。

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是断裂的骨头重新生长时发出的声响,看来加雷玛帝国研究的人工超越之力不比光之加护差多少,更多的可能性是那些研究者从他或者可露尔身上得到了什么启发。那些声音令他着迷,就像是场突如其来的狂欢,充斥着血和欲望。

猫魅族的诗人捏了捏皇子的手,那刚被他捏碎的指骨已经复原了,手臂上的血管突起,似乎在一抽一抽的向他展现帝国皇子的生命力有多么顽强。

“跟怪物似的。”他刚说完,便愣了一瞬。芝诺斯果然在是笑非笑地望着他,主动地凑上去用染了血色的唇给了他一个吻。

就算被称为怪物,他也并未有任何不满。他扬着声调,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闪闪发亮:“怪物更能配得上猎人啊,我的挚友。战斗就应该这样啊!”

“......”

“而你有这样的力量!”

“...…”

光之战士以沉默回应。那个吻仍然残留在他的唇上,烫得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自从在延夏再相遇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就不只剩下敌人这一条了。

“……我看你大概是不太懂正常的朋友关系是怎样的。”半晌,他憋出一句话。

但真要是那样,反倒让光之战士觉得毛骨悚然了。这样的现状让他小小的松了口气,在心底隐藏了下一句话:“这种异常的关系可能要更好一点。”他可能的确是着了魔,手指机械地翻弄着皇子的衣物,红色的夕阳透过窗户将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看得不那么真实了。

“芝诺斯·耶·加尔乌斯。”他把那个拗口的名字在舌尖转了一遍,然后压向了名字的主人。

那炽热的体温,粘稠却又顺滑的血液无一不在触动着他的神经。这太过于疯狂了,他们在撕咬中做/爱,犹如两头猛兽,连亲吻也毫无章法;有时是他的伤口再次开裂;更多的时候是芝诺斯在受伤,但以太的交/融又重新不分次序地治愈他们,紧贴着的皮肤,红与白汇合在一起。

芝诺斯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光之战士掐住了他的脖子,看着他呼吸变得急促又虚弱,最后还是停下了手。芝诺斯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靠近了过去。

加雷玛皇子的气息带着一丝血腥味:那或许是因为刚才的伤口所带来的,但光之战士更倾向于那是战场上的野兽与生俱来的狩猎本能,因为那伤口刚刚已经愈合了。那甜腻的气味让光之战士的动作停了下来,芝诺斯不顾身上的白浊,站起身,伸出手去。

“你的同伴们快来了。”他以平静的口吻说,“但我只想邀请你一个人,来吧。”在那平静如深渊的眼眸之中,正在酝酿着新的海浪。

光之战士便没有再犹豫了。他冷静地收拾好一切,握住了那充满力量的只手。

阿拉米格的空中花园有着一片鲜红色的花海,而光之战士正举着弓面对着重新穿好那身加雷玛帝国铠甲的皇子。风吹过他们的头发,随着心脏的跳动声,沸腾的热血再一次燃烧起来。

艾欧泽亚的英雄与加雷玛的皇子之间无需以爱为名义链接,只需战斗便可。无论是厮杀还是性,黄昏都能包容一切。在光之战士的双眼落上芝诺斯时,就好像看到了一团燃烧的火焰、纯粹而永不停歇——直到一切的终结。

而那个时间很快就要来临,就在这阿拉米格的黄昏之中。

面对着新生的、以蛮神的样貌出现在他面前的芝诺斯,光之战士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难道不知道,我有个称号叫蛮神杀手吗?”他愉快地问道,毫不客气地向神龙射出带毒的箭矢。身为吟游诗人的光之战士灵活地躲避着攻击,并即兴地创作了一首曲子。

“送给你了!”他高喊着,风把他的声音传递给了芝诺斯。他无法从神龙的脸上看到任何表情,但他却知道那个人在享受这场战斗,并且接受了他那带着攻击力的战歌。

一切都复杂又简单。

神龙最终被击败,那巨大的身躯像是其他蛮神一样以太化了,而芝诺斯·耶·加尔乌斯则从高空坠落,落入他所言不喜欢的花海之中。

光之战士的箭再一次指向了芝诺斯的喉咙,那里在因为他急促的呼吸而加速着颤动。他的耳膜因为自己如同雷鸣的心跳声而震动,只要他松开手去,就算芝诺斯有着强大的超越之力也会因为大出血而死。

这一次他没有犹豫,但箭被芝诺斯抓住了。光之战士没有惊讶于对方还有多余的力气活动,他看到了芝诺斯眼中的火焰。

犹如风中残烛,却又将最后爆发出灿烂的光。那赤色的光仿佛要将他燃烧殆尽,但又摇曳了一下。

他笑了一下。

“再见了,我最初也是最后的挚友!”

在莉瑟踏入楼顶的瞬间,芝诺斯的血像是红莲一样绽放在他的颈上。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她看到光之战士正半跪在自刎的十二军团军团长身边,握住了那个人的手。

“...再见了。”她听到光之战士说,然后看到他闭上了眼睛,重重地发出一声叹息。他的眼中没有泪水,天空像是在燃烧一样,红色的花海在夕阳下摇曳。


End

评论
热度(12)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