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关于我笔下的“神代凌牙”的一点事

真识社:

By Megasl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神代凌牙——啊,不,你也可以称我为纳修、鲨鱼,或者是别的一些什么,甚至是所谓的“激浪帝”也无妨。实际上,他们都毫无意义。

对,毫无意义。对我来说名字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代号罢了,而这便是我作为“神代凌牙”这个人类的——怎么说,“复制体”?......的第一个失格之处:对于真正的那位决斗者本人来说,名字代表着不同的身份;哪怕他的挚友之一对此并不在意便是了。

这与我的创造者不同,九十九游马之所以一贯的认为那位原主只是“鲨鱼”,是因为他是这么相信的。我的创造者可没有考虑这么多,我想,她或许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考方式,结合对原作凌牙不断的揣摩与猜测,才融合出了这个失败品一般的我吧。

不,并不是或许,而是必然。

与我同时产生的,还有一位九十九游马:他与我不同,甚至与那位很少出现的“贝库塔”不同,他已经变得和原作的角色没有什么关系了——一位决斗者,一生中只剩下了那些所谓甜蜜恩爱或是什么,充斥着对原作的不满产生痛苦回忆的、爱、爱情?或是如我们的创造者所言的“友情之上”?

尽管对大部分人来说,我——我是说我们,这种复制体,这种自创造者对原作角色的幻想、既而代入自身想法的存在,其实是随时可以变幻的。毕竟,人是有思想的,会思考的,不是吗?

所以我们随时会有那么一些.....一些微小的变化,随着创造者的进一步思考而发生改变;然而,最初的本质是不会变化的。

.....天哪,这是何等的可怕啊!打个简易的比方吧:若是由创造者所说的“决斗脑”的方式来看的话,这又是怎样一种荒谬?....然而这种说法,本身即是一种夸大的误解罢了。

说到底,不同的人对于角色的思考的确有着细微的不同,在牵扯到所谓的“配对”后,这份差距就被快速的拉大了——这是在作者,不,请允许我使用“创造者”这个称呼——的能力相仿的情况下而言的。

这是一种、可以称得上有趣的绝妙行为。他们在自己的脑海内,用着喜欢的角色,来思索着他们想看的场面,最后取决于是否还对着这个场景有兴趣,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出来、或是干脆抛弃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在以后的某一天里把它想起来,逢人便说起,却永远不会真正的再把它完整的展现出来了。

——说到底,一切都是凌驾于对原作的一些不满而产生的幻想,最终变为对自身想法的补完,至少对“我”的创造者来说,就是这样的。

而我现在又可以说些什么呢?看着创造者重复那些已经写得连自己不想再看的无趣桥段?还是干脆就这样放弃了,选择下一个所谓的坑结交一些相似不全等的人,把自己像个萝卜一样塞进去,然后又和之前一样待上六个月,再一次的失去兴趣?

........这并不意味着我会被抛弃,我的朋友。我仍是她脑海中的神代凌牙,在夜深人静时的某一天,她就会想起我——不,想起原作那个凌牙,然后联想到我身上来,或许还会写出些什么不有趣的东西来,然后很快就会放下笔,闭上双眼脑中空空陷入沉睡,第二天回味起晚上的事情,感叹一声又把这份感情丢弃到一边。

啊,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向你发了这么多牢骚。我的名字是神代凌牙,外貌也是神代凌牙。

.......这样的,我所陈述的一些事件,哪怕是经由“我”所说,实际上也是由我的创造者所说的故事,倒不如说干脆已经成为了一种二次创作了吧。我既使用着神代凌牙这个名字,同时我寄托着作者对原本那个少年的幻想。

这就是我,一个与千千万万个神代凌牙的复制体本质无差的神代凌牙的自白。

评论
热度(3)
  1. Megasl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