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游戏王Zexal】他们

久违的更新......我总算从FF坑里爬出半个头(?


【游戏王Zexal】他们
By Megasl
*迟来的60分(超时),纳修+眼睛。
*124前的捏造,充斥着二设与OOC。
*Bgm: Atlantis-Two Steps From Hell


神代凌牙自长久的梦中醒来了。

深夜之色依然覆盖着寂静的心城,于是十四岁的少年在从窗外透露进来的月光中揉了揉眼,半梦半醒间他仿佛又听到了波涛缓慢的声响在规律地撞击着深色的岩石,而在温暖的海水中少年又合上深蓝的双眼,逐渐地沉入睡眠。

到底是怎样的梦呢?

我不知道。梦中的他摇了摇头,赤足走在一片沙滩上。他注视着海浪卷起细腻的白沫又被后浪拍散,咸湿的风卷起他紫色的发,发丝在脸颊边轻轻地拂过,脊背挺直,然后闭上了温柔而坚毅的双眼。

耳边只剩下了波涛与呼吸之声,而视线则从黑暗划为另一角度。

........他不是悲观主义的英雄,也不是命运的牺牲品!莫名的,神代凌牙张了张嘴,半晌却未能发出丝毫的声响。

激浪帝不是玻璃,或是别的什么,不应该被添上多余的臆想。他对自己说,那是一个活生生......曾经活着的人,而他正在透过这个男人的眼睛,看着过去的时间。他只是这个梦境的旁观者,而梦是无法被介入的。

但那一定是很真实的梦吧?他在心中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

真的能算是梦境的残片吗?颤抖的蓝色在与平静的红色对视,弯曲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镜面发出声响。

年轻的国王伸出手去,似乎只要再用上一份力气那粗糙而带茧的手指几乎就要贴近天幕了。北斗的瑶光倒映在沉静的双目中,震荡开一丝波纹。

——而平静的银河也的确在瞬间被搅动地浑浊起来。

“你果然在这里啊!”

即使他没有转过身去也知道那是谁,并且他几乎都能想象出梅拉古脸上的表情了:不算温柔的少女挑着眉,石榴色的双眼注视着他的后背,几乎就要把那蓝色的披风给烧出一个洞来了。

“嗯。”

他终于转过身去,果不出其然他的妹妹一如既往地瞪视着他,嘟囔着什么纳修真是的跑这么远之类的。

真像啊。他想,真像啊,梅拉古和璃绪,真是太像了。与此同时国王垂下了眼角露出微笑,继而将视线定格在梅拉古的身上:一身白裙的少女还是与往常一样,坚定的光芒在她澄澈的眼中闪烁;那并非是刻意制造的完美伪装,而是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

他们的人民,他们的国度.....

“该走了,纳修。”她说,“无论纳修去哪里,我都会跟随着你。”

他们的鲜血,他们的付出。

恍惚间,他甚至以为纳修在透过梅拉古看着他,尽管他清楚的知道他,神代凌牙,这个不属于此时代的外来之人,激浪帝是不可能看见他的。

空气在涌动着,就仿佛深海中的暗流般波涛汹涌:远处的东方,靠近海平面的那条线已经微微开始泛红起来,化为了深紫,将落下的银河渲染地暗淡下来。

黎明将至,而漫长的黑夜总要有个了结。

他看到国王整理了下披风,年轻的少年王歪着头看着遥远的太阳,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他沿着海边走,在洁白的沙子上踏出一连串的脚印、很快又被海浪给冲刷去了;梅拉古跟在他身后默然无语。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德鲁贝的视线。天马的骑士向他伸出手去,他也紧紧地回握住了巴利安人冰冷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走吧。”他说,“该去......做个了结了。”

他们的人民,他们的宿命。

他合上了异色的双目,再睁开时候,只剩下了最后那永不褪色的光芒。泪水早已干涸,渴望着滋润的心灵却被沙尘覆盖。

“我是巴利安七皇的纳修。”他说。于是梦境的残片消失了,连带着名为命运的丝线一起破碎开来,而漆黑的方舟骑士则静静地矗立在王的身后。

这是他们的世界。


End

评论
热度(8)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