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我发誓这绝对不是广告

真识社:

题目:正广和


By:Megasl




2016/9/8,周四,晴转阴。




致我上周六刚买的日记本:




虽然我写不出东西,但是我想写东西:真好啊!我终于近乎惭愧的意识到我是多么怠倦了,于是我提起笔,坐在沙发上对着空白的——带着条纹的A4纸开始发呆起来。




“无逻辑,无理性,无感动,我就是所谓三无产品的代言人,黑色的墨水无情的渗入了树的尸体加工品中。”




好吧,首先("Firstof all——”)我要在此感叹人类文明,然后赞美空调与造纸术。




听我说说吧,我亲爱的日记本——即将步入早秋的九月真是最棒的时候了!明明窗外依然是闷热的天气,却给人了一种对于秋天的期待,尽管开学后的每天因为课程的原因几乎一成不变,欣赏着树梢的知了也是一丝乐趣了。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我那仿佛夏日的诅咒般的不幸也随着靛青色的云彩飘走了,真是快活啊——




我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澄澈的液态物质,成分含有微量矿物质的添加,透明的塑料外包装底下印着不可循环使用的标志,白绿蓝三个颜色组成了工业时代后人类文明进化产物的一个完美诠释:批量生产,源于自然,人工处理然后进入了消费者的手中,最终达成了一个你开心喝到水不口渴我也开心能赚钱的美好局面。




但是——我发誓我没有买正广和,没有。我很确信我的口袋里没有少掉那两个2012年的钢镚儿,也没有多出一个铜色的五毛钱——大家都知道正广和是一瓶一块五的,无论是我家对面的小超市还是学校的小卖部,一律一块五,朴素无华,童叟无欺。




所以这是从哪里来的呢?.......一言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而实际上上海自来水来自自来水厂!于是我的脑内出现了水龙头打开时哗啦啦的声响,并且还愈发响亮起来。啊,这想必这就是人常说的脑子进水了!不知道会不会从耳朵里出来?




一般来说人们看到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东西会做什么?是小心翼翼地观察,还是干脆地上前一探究竟呢?我不知道,我两者都没有去选择。对我来说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我知道那瓶正广和不是我的所有物,尽管那是人类制造的产品,但是我没有付钱,这跟我的日记本不同。于是正广和静悄悄的站立在我的桌子上,一个普通的矿泉水瓶在一个普通人普通的脑子里发出了普通海水的声响——我忽然意识到我大概是在做梦了。在我少有的能记住的梦境经历里,那些发生的事件,的确,要是放在现实里那可准是不合情理的事情!既然说,现在我是在我的梦里,那这瓶水只是我幻想的产物吗?




正广和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可能与我的潜意识有关。想到这点,我立刻跳起来大叫着呼唤我的潜意识,然后在这个瞬间脑海中的小帆船撞上了弗洛伊德的梦境学说——我算是理解什么叫“脑海”了,中文真是博大精深。




“哎,我的潜意识呀!”我说,“我的大副啊,你可行行好,给我指明一条航道吧。”




潜意识没有回答我,我猜他一定开始嘲笑我了,也有可能在吃火锅吧,火锅真不错,我喜欢沙茶酱。




于是矿泉水沸腾了。看来我不能称它为大海了,这不海洋,正广和不是海水,他是来自上海自来水厂的水,如今却成为了沸腾的开水,甚至可以用来刷牛肉片。多么感人肺腑!




似乎是潜意识存心要和我作对,于是正广和从矿泉水变成了盐汽水,开始冒起了不是开水的泡泡。不错的选择,我说。运动完后很适合稍微来一点,但是不能喝太快,冰冻的饮料在剧烈运动后总是对心脏会产生负荷的。好吧,好吧,好吧,我们要健康一点,煮沸的糖浆总是不太健康的。




——从天而降了柑橘,柠檬,和肉桂粉末。于是一顿即将到来的火锅变成了闻起来就相当微妙的盐汽水糖浆,从此正广和不再是正广和了!我对此失望透顶了!而潜意识则端着那个被完美截成两半的塑料瓶,用上段——没有拧开瓶盖——盛了一杯,开始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怎么样?”我好奇的问。




“不赖。”他说,“但不是正广和了。正广和无添加。”




我被他逗笑了。




“你笑什么。”他用陈述句问道。




“你还说这不是广告。”我说,“你这就是被一块五给收买了!我要控诉你在我的日记本上打广告这件事!这是不对的。”




于是他生气的把我踢了出去。




我瘫在沙发上继续试图当一条咸鱼,然后想了想我似乎还没有做我的生物作业,而我下周还有个演讲,于是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准备去拿我的书包。




然后我从棕色的沙发上捡到了五毛钱。这可真是太棒了,不是吗,我的日记本?有钱总是好事,人类总归是喜欢这种东西的。




我也不例外。






End



评论
热度(2)
  1. Megasl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