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苍白之屋

苍白之屋

题目:梦

By Megasl


你是否会突然在某一个瞬间感到心悸,接着一切都离你远去了?无论是在你背后叫卖的小贩,哪怕一把小葱也要讨价还价的女人,抑或是菜场门口那条大黄狗的叫声,似乎都消失在了空气中——与其说是时间停止了,更加大的可能性是被世界给遗忘了。若是不能理解的话,那我们再换一个比方吧:在那些下着冷雨的孤寂黑夜中,你缩在被窝中瑟瑟发抖,发亮的手机屏幕显示着21%的电量,而你却试图拼命想起之前那个几乎就要遗忘的梦中的事物而不敢爬起身前去充电?

虽然大部分的梦境回忆都是人们事后自己添油加醋增上的,但那又仿佛是在敬畏什么一般。

似乎是很久之前,有个人对我说他时常觉得现实生活可能是一场恐怖游戏,主角从床上醒来,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茫然的呼吸着清冷的空气。

我并不记得我见过这个人。于是我眨了眨眼示意他继续讲下去:我们并不在他所说的“一个初始的屋子”里面。我和他并排坐在行驶的车辆上,窗外看起来像是高速公路的样子——但是没有其他车辆经过,而路牌上的字迹也不知是因为车速还是别的原因有些模糊不清,就算是眯起眼睛我也辨认不出,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四周都是一片空白,又好像是一层浓重的雾气,遮盖了一切。

“而我们则不一定是那个幸运又倒霉的主角,我们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路人罢了。”他耸了耸肩然后转过头去看向窗外,期间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声。他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露出清晰的半截喉管,粉碎的脊柱以及发黑萎缩的肌肉,“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鬼使神差的,我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此,我也认为我只是一个路人。”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在这么说。

他已经变得干枯的肌肉竟神奇地分泌出苍白的液体来,虽然是白色的,却让人感觉仿佛深渊一般不可见底,紧接着其上浮现出一张脸面似的东西来,看着有些面熟的样子,就这样贴在前座的椅背上,而他的躯体维持着正坐的姿势,头颅瞪大着双眼,嘴像是缺水的鱼一般张成一个“O”形,发出断断续续的呓语。

“微不足道的...虔诚.........它将..伟大的...苍白...”

窗外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我却隐约感受到了浓雾之后的夜色深沉。

我是不是应该...对这个场景产生恐惧呢?在这个瞬间,我的心中划过这一句话,但很快便消失了。我觉得我似乎离什么更接近了一些........

一直以来一直在高速前行的车辆停了下来。我打开车门,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而那个躯体的另外一只手则帮我打开了车门。

鞋底并没有踩在想象中坚硬的地面上,但是我毫不在意地继续向前走去。我隐约地觉得,我并不是在一条真正的公路上行走的——这里一定有着边缘的,但我无法想象这样广阔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边缘。

这雾浓得怪异,却仿佛理所当然。我无法...形容....或者说已经超过了我的大脑能思考的范围。低下头去,仿佛四处都是雾气一样,但是又有什么不同.....

我继续向前走去。我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着疼痛,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能再走下去了。他拉着我的手臂,我却在那已经失去生机的皮肤上赶到一丝颤抖,直觉般的,我却觉得那一定不是因为恐惧。

那是狂热的欣喜。那条如同骨头般的手臂几乎被白色覆盖了,只能看到一点尚且是粉色的血管在虚弱的呼吸着....就像是蠕动的菌丝一样。

而我却感到恐惧,不是来自于他物,而是来自于本能。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缠住了我,我恍惚间觉得我似乎看到了高速公路的尽头,而我的后脑勺却狠狠地撞上了身后的墙壁。

——我猛地从床上惊醒了,仿佛是一条弹涂鱼一般。床头柜上的手机显示着“5:27”,的确是我之前设定的闹铃。该死,我忘记今天是周末了,我摇了摇头,决定再睡一个回笼觉来补一下眠,然而似乎是因为闹铃的原因,睡在客厅的猫开始大叫了起来。

今天一定是糟糕的一天。我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走向阳台去准备猫粮,然后又晃悠着把拖鞋一丢,躺回床上。

“我....当然是幸运的了。”迷糊间,我向着墙壁说了一句话,随后又迅速地陷入了浓厚而无边的梦境中。

End

评论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