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游戏王Zexal】Time long past

【游戏王Zexal】Time long past
By Megasl

·要说的话CP是凌游,清水,实际上只是九十九游马中心。
·146后If,Be Human时隔一年的前篇。
·标题来自雪莱的诗“Time long past”(久远的往昔)
·OOC和自设有请注意。

一.

那天九十九游马说要出门旅行,然后他带上了卡组和整理好的行李再也没有回来过,包里还塞了两个春做的决斗饭团。

和那一次偷偷前往巴利安世界不同,九十九游马是和神代凌牙一起离开的。长高了不少的青年试图郑重的和明理及春告别,最后又是忍了好久才把眼底的泪水忍了回去,换来了明理捶在他背后的一拳和神代凌牙的叹息。

——然后他们走出了房门,朝着阳光照耀的地方去了。

然后一年过去了。

接着是五年,七年,然后是十年的春夏秋冬,随着花开叶落无声的离去了。

又是一年的夏季到了。一场最后的春雨后,心城的气温便逐渐随着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升高了。九十九明理坐在院子里静静地发着呆,第一批爬出泥土的新蝉已经在月下的树丛中鸣叫,它的翅膀磨蹭着树梢那两片翠绿的叶子发出细细碎碎的声响,最后消散在风中。今夜空中飘着几丝细云,点点繁星在心城夜间的灯光下倒是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开始的时候,游马还会寄点照片和信回来,恍惚间明理仿佛看到了父母的影子——一马和未来当时也是这样在世界各地前行的;但是再睁开眼时,画面中的人又变回了九十九游马,在壮观的瀑布边笑得比身后的阳光还要灿烂,而身边的神代凌牙则板着一张脸,如果忽视他眼底微小的笑意的话。

“致明理姐:最近过得还好吗?我跟随着爸爸的足迹,又找到了一出新的遗迹。这次连鲨鱼都没发现那个决定性的机关呢,还是我发现的!”

“这次我又拿到了一个决斗大赛的冠军!”

她仿佛能看到她的弟弟就在她面前,眉飞色舞的跟她讲那些冒险的故事,但那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

从九十九游马离开的那天,已经过去了十年。黯淡的星光在深空中悄悄沉睡了,自从上一封来信后,七年中再也没有收到九十九游马的消息了。一如当年等待父母来信的游马,现在的明理也在面临同样的状况。她不可能不去想游马,但她也熟知游马的个性。

他说要回来,就一定还会回来的。他说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九十九游马就是这样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人。绝大多数时间,明理都是支持游马的,哪怕他说想要出去旅行一阵,明理也是一口答应了他的。

她相信游马。那个人顺着阳光而离去,留下了一个属于决斗者的背影在她的记忆里,在时间里摇曳。


二.

神代璃绪有时候也会梦到很久远的事情。她从水色的浅眠中惊醒时,有夏夜的微风吹动窗帘,海水的纹样随着气息而逐渐扭曲又很快的平缓回原样,留下一片寂静之声。很少的时候,她会梦到梅拉古残留的记忆,但但她醒来时,那些碎片就不翼而飞了——更多的时候,是有关于神代璃绪这个人的记忆,像是一片片破碎的拼图一样在梦中拼接起来。说久远也算不上久远,但在模糊的记忆间,那些细小的片段随着时间变得不那么清晰了,唯有那个人眼中纯粹的光是不变的,是不参任何杂质的。

那是并不算是久远的记忆,但又是封印在过去的永恒。

永不放弃的少年奔跑着,身后飘着星光界的使者;比她要小一岁的少女与他同行,身边还有着那个人的另外两个朋友在讨论着学校的日常。

她的哥哥本身就走在前头,到后来却悄悄的放慢脚步,等着那个人追上来,然后对他说一句“你太慢了。”通常来说,对方多少都会说一句像是“鲨鱼下课比较早啊!”这样的话,到后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又落得了个常见的下场——一出闹剧总是以决斗来结尾,多同为决斗者的两人来说倒是十分正常的解决方法。

她有时候也会担心游马和凌牙到底去了哪里,但是想来想去也觉得不是她能管得了的事情,便就这样作罢了。凌牙在出发的前一天跟她约定过,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再相见的。

就如同许久之前的约定一样。

在这十年间,神代璃绪离开了心城。她不想再待在神代家的老宅中,尽管那里承载着她和凌牙的记忆,但终究是过去的事情罢了。她一向不喜欢被困在过去里,于是她毅然决定去四处走走,找一个新的国家看看。她没有告诉观月小鸟和任何朋友,悄悄的搬去了英国,在街头开了一家小小的花店:红色的砖墙,青铜的标牌,还有五彩缤纷的鲜花在绿叶间展开笑脸。

那些争相开放的鲜花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微笑着,慢悠悠的生活节奏倒是让她十分满意。时间的确会改变不少东西,当年的少女也逐渐成长起来。她一边给花浇水,一边思索着明日的早饭,思路却被门口的风铃声打断了。

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她透过来人的影子看到了满天的星光,倒映着花香和晚风。

神代凌牙拎着一袋东西朝她扔去,她下意识的就接住它,这才发现那是一袋冒着香气烤得酥脆的面包。

“是刚出炉没多久的。”他说,然后一脚跨进了店门,“你喜欢的那种。”

一切都没有改变。

三.

眼前的年轻人比十年前要长高了不少。九十九明理再抬起头时,就看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有一丝红色从东方升起来了,打破了黑夜的平衡,一如同踩着星光回来的人。

“我回来了。”他小声地说。

——是九十九游马。

他从夜晚回来,带来了一缕新生的阳光。明理有很多想问他的问题,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停了下来。她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成,只剩下了一句“欢迎回来。”

桌上的时钟在一秒秒艰难的走过,九十九游马就坐在她的对面,如同记忆和想象中的情景一般,诉说着过去的故事,而那些景象就这样随着青年的陈述化为图像,一一展现在明理面前。他说着那些冒险的旅程,但讲着鲨鱼和他在旅行途中的斗嘴时又忍不住自个笑了起来。十年的时间化为茶杯的热气,徐徐蒸腾螺旋上升,消散在屋内的空气中。他一点都没变,除了稍微长高了一点,脸上的青涩变的成熟,声音也有所改变,但他的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明理太过于熟悉九十九游马了。

“你还是要走的。”她用陈述句的语气打断了游马,对方明显愣了一下,好半会儿才点了点头表示确认。她站起身,给了她的弟弟一个拥抱,然后揉乱了他的头发。

“去吧。”她微笑着说,“在等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不久之后九十九游马又重新踏上了他的旅途,只不过这次明理总算收到了他的信件。那个记忆中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但那份纯真未曾改变。她靠在墙壁上,闭上了眼睛,听着时钟在静谧的空气中发出声响来。

——而他的故事未曾完结,就如同时间会继续前行一般。过去的事情记载在她的脑海中,不算久远的现在和久远的往昔交叠在一起,一并通向未知的未来。

唯一已知并确认的是:那细小的阳光又从乌云间冒出,而黎明将至了。

End

评论(3)
热度(36)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