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雨中信

真识社:

雨中信

By Megasl

“四月七日,雨。在匆忙地走下六楼推开楼下新装的铁门后,我首先看到的是一片深灰的地面,然后才意识到下雨了,而我没有带伞。

这倒不是什么伞都挡不住的瓢泼大雨,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断断续续地下了一整天。天空好像被脏了的橡皮用力擦过,只是看一眼就感觉透不过气来。谷雨,谷雨,清明之后就是谷雨。

我不想吃药,我什么病也没有,我只是个脑子不太灵光的普通人,我强迫自己这么幻想。我的拳头握起又松开,药片外包装的纸被我揉的皱巴巴的,可我最后还是没把它丢进垃圾桶。索性剥开外面的阻碍物,颓废的一口就着饮料吞下去。

快啊,麦格索尔,把它丢进去,然后过两天你在夜里翻来覆去的发狂,最后实在受不住从窗户跳下去,你就解脱了。我在心里这么想着,甜腻的液体顺着喉管流下去了。果葡萄浆是使人发胖的罪魁祸首之一。

含有果葡萄浆的茶饮料不是茶,麦格索尔也不是我真正的名字。但是我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在提示着我,我现在还不能死,我对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有留念的。

到头来,我这么长篇大论着屁话大概还是因为今日冷雨落下的原因:我讨厌下雨——但是我的名字中偏偏有个雨字,起因有两个:我出生的时候正好下了大暴雨,并且我妈妈非常喜欢雨季。因为是只有三个字的名字,我人生的三分之一要在雨季里度过了。一个人一生能活多久?七十年?八十年?还是八十一年好了。八十一除以三是二十七。如果我能活完这八十一年,其中有大约二十七年这么长的时间要和雨相伴。

如果是写在平时的文章里,我绝对会把这个形容为“这是多么悲惨又令人绝望的事情啊”,但是由于这是在说我自己的事情,我就不用这么煽情的手法了。我其实又没那么讨厌雨,我只是不想生在雨中,又要被一场雨带走罢了。

我讨厌的东西有很多,比如走到草地上去,这源自于我小时候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04年的时候,全国各地都不约而同地下了一场难遇的大雪。出生于上海的我很少见到雪,也对雪没什么记忆。那天我尚还健康的爷爷一手撑着伞,一手抱着我,就看着天色越来越暗,雪又越来越大,最后我只在隔壁人家车上的积雪上留了个小小的太阳,又被抱回家了。第二天在空调的温暖中醒来后,又迫不及待的穿上了一大堆繁琐的衣服——这和现在的我一点也不同,我现在处于某些原因很讨厌棉毛裤,这可能是属于青春期年轻人的自尊问题——扯远了。出了家门之后,除了扑面而来的寒意,剩下的只有银白色的世界了。

——兴奋得跑到草地上的我,踩到了一坨狗屎。虽然是这么久远的事情了,但是当时严重的嫌弃感和回家后忽然产生的一种自暴自弃般的颓废我是永远忘不了的。

总而言之,就是一种对于“出错了”的厌恶感,就算那本身不是源于我自己的问题,我同样也会下意识的把那个算作是我自己的错。然而一点微小的错误,又总是能让我难过个大半天,为了自己的无能。总而言之,我是非常怕犯错的人。周五的时候阳光很好,照的我浑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这是我在拿到成绩单前的想法:一个C足以毁灭我一天的好心情。

说实话距离我开始写这封遗书,到我再一次开始动笔过了一个星期还多上一点,上海的天气也忽然从还得冬装的阴雨在一夜之间需要开冷空调了。我又存活了一周。那天我跟我爸谈了好久,我哭着说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啊,无论怎样都请给我一个活下去的支柱,给我一个理由吧——我这么喊着的时候,他的下一句对话是:“我现在和你谈的是你的成绩问题,如果你死了,那我们全家都不要活了。”

所以有时候我也很挫败。并不是因为家长对自己的不理解,而是对自己不能表达清楚意思的痛恨。明明可以好好说的事情,最后非要又哭又闹的,我又不是林黛玉那样的人,我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

前面我也说过,我对这个世界还是有留念的。我做不到毫不犹豫的去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最好的朋友还活着。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深爱的人。正是因为清楚每个人有不同的烦恼,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尤其是告诉她的。这会让她感到困惑,就算我做事再小心翼翼,也总有一天或许会触及到对方不喜欢的事情。抱着这样的心情做事,总是显得很虚伪又很奇怪。

我十分的害怕,像我这样的一个烂人,我何德何能能让人因为我微不足道的死亡也消失呢?我平时总是在说我相信着世人的可能性,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也是毫无自我意识的表现。

这一点,我十分钦佩隔壁班的中川龙之助。他至少还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而我呢?我做不到。因为我根本就什么也没法去想。在这样闷热的雨中,连脑浆也进了酸性的雨水,搅合在一起咕噜咕噜的打转起来。

然而今夜的我终归还是让她不高兴了。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做出了这样的举动的我,实在是不可饶恕了。写一封遗书也要写上一周的人,看来是真得不想死。

那就去沉睡吧,继续逃避下去,在梦中连死者也会复生,就算是上吊跳海跳楼被砸成肉酱浑身的骨头全都一块块的裂开,活着看着自己的血顺着伤口一点点的流出来,醒来的时候也只会满身大汗而已。

晚安。”

这么写下最后一句话,我盖上了笔帽,把平整的信纸粗暴地塞进信封,走下楼丢进了雨中的垃圾桶。

——我终归是又活过了一天,吞下药片掀开被子躺下去的我又想起了,英语作业还没写完的事情。

明天再做也来得及。


End

评论(4)
热度(8)
  1. Megasl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