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游戏王Zexal】我梦中的你与我

【游戏王Zexal】我梦中的你与我
By Megasl

果然还是最喜欢这对了...

·CP是凌游凌无差的520贺,集合了一点我个人喜好的梗,时间线当然是在146后多年,两人大学生设定。写得慢的要死结果变成521发了(OTZ

*又可以叫“本格游马吹的我流鲨鱼的一日”...(。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原作。



神代凌牙单手托着便当盒,难得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站在原地已经足足有五分钟了,楼顶天台的风拂过他的头发,于是他背靠着水箱干脆坐了下来,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下意识的磨蹭着手上的戒指。

游马突发奇想说想重新体验一回以前在学校楼顶天台一起吃午饭的感觉,两个都不会做饭的人就在前一天兴致勃勃地跑去市场买食材了:结果小鸟把他们阻拦在了厨房外,为了避免他们把厨房给炸了。

现在的事件的起因也很简单:游马说他想要给凌牙一个惊喜,他很快就回来叫他不要走在原地等他,然后他就迅速的跑掉了。凌牙以为他是忘了带筷子,刚想说其实我有帮你带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对方倒是重新爬上来露出了个脑袋,做出一个“嘘”的动作摇了摇头。

就算是游马也会搞什么神秘的东西啊。他感叹了一下,打了个哈欠:也许是因为快要到夏日的原因,心城最近就连夜晚也逐渐变得闷热了起来,他就算是开着窗也嫌热——但是璃绪非得说什么开空调会让她皮肤干燥。

睡不着了。

于是凌牙只能瞪着天花板,从夜幕的降临直到晨间的第一声鸟鸣,来细数墙纸上的条纹到底有多少根了。

——315根。要不是璃绪强烈要求这两天他搬回来住,他就能跟游马一起享受空调那舒服的冷风了。

其实在他大学毕业以后他早就搬出去,和游马两个人一起找了个地方同居了;比他要小一岁的九十九游马还在上学,所以并不是每天都能回来住的。虽说如此,不过他们还是试图把两人居住的屋子打点得干净些,在一天彻底的大扫除和装修后,以累到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为代价,这个不算太大的空间总算看起来变得十分清爽温馨了。

平时吃饭的餐桌中间摆着一株向日葵,是之前游马心血来潮带回来的东西,边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两个备用的卡盒,里面装满了两人之前开出来的卡片。摆着两人合影的相框靠在褐色的花盆上,照片中二十岁的九十九游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把蛋糕上的奶油抹在了凌牙的脸上,而生日的寿星少有的又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试图反击而把黄桃塞进了游马的嘴里。

当然,最后这场蛋糕战争以一场惯例——一场决斗来终结了。

“是我的胜利啊,游马。”紫色头发的决斗者说着摘下了D视镜,看到对方朝他挥了挥手。

“下次可不会输给你了!鲨鱼!”

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不只是成为了出色的决斗者,更是成长为了拥有强大内心的人。

凌牙想着游马,脑海中又浮现出早些年游马的形象:在他们仍是初中生的年纪,还要稚嫩一些的少年...那个人让他想要去信任。一飞冲天这样的字样沉淀在他的心底,就算平时做出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在最后也悄悄潜移默化地被他感染了。

这也是游马的魅力啊。这份冲动的热情,让人无法拒绝,下意识的就想要去信任他,成为他的同伴。在日常的生活里,对凌牙而言不可否认的是,能认识九十九游马其人的确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这样的人,就像是太阳一样温暖又耀眼。

——抛开那些结束了许多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不谈,与游马相遇后的每一天都是不同的。在他试图回想更久远的事情前,九十九游马终于在第六分钟气喘吁吁地重新顺着梯子爬了回来。凌牙注意到对方,立刻伸出手去拉了他一把。对于运动神经超强的游马来说,会出现这样情况的机会相当少见,凌牙立刻意识到对方一定是一路跑过来的。

对方把一个小盒子递给了他,然后用眼神示意他打开。

凌牙打开了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仔细分装好,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虽然有点歪歪扭扭,但是勉强可以看出是海恶龙的样子、有着比霍普巧克力本身还要大的39巧克力板...之类的手工巧克力。

察觉到凌牙的视线,游马抬起头来,视线与他交错:“鲨妹前几天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她教我做的...第一次做,可能不太好吃。”Astral也提到了这个,而且今天他还特地没有出现。游马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是5.20啊,临近夏日的那个日子,也难怪璃绪这两天都让他住回去,而他也很少见到游马了,原来是因为这两个人联合起来了吗。

他们背靠着背坐在天台上说笑着,游马说他这两天总是做一个相同的梦,过去的点点滴滴似乎都被浓缩了,Astral,快斗,巴利安...那些久远的回忆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梦中,像是一段泛黄的旧影片一般放映出来,然后慢慢的离去了。

“现在想想真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他笑着说,“不过好在大家都过得很不错嘛。”——每个人都过上了想要的生活、像是这样明显的Happy Ending的结尾,不可思议的发生在了现实之中。

“——是啊。”神代凌牙咬了一口过大的39巧克力板,顺手把剩下的部分进了游马嘴里,对方则用力的一口咬下。听着游马说的话,他忽然想起了前几日在书上看到过的句子。

“如果一个人失眠,是因为他在另一个人的梦里。”

啊,原来是这样的原因吗。

“果然太苦了啊!!”游马叫了起来,皱着眉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凌牙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他之前准备好的白巧克力,坏心眼的咬着另外一边把它喂给了游马,总算解除了被苦到的危机。


“...是因为我出现在了你的梦中啊,游马。”

“什...梦中什么的,鲨鱼不就是在这里吗?与其说在梦中相遇的话,在现实中的每一天,都要一飞冲天嘛——”

在夏日的暖阳下,游马手指上刻着Shark的戒指在悄然的闪闪发光起来。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他们一起大笑了起来。

End

评论(8)
热度(29)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