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sl

换号了@GradationAir是新号要看文章直接去那个号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不会更新的
我承诺所有文章都不是真情实感的。

【假面骑士龙骑】雪兔


By Megasl

·莲真
·有部分小说版设定
·OOC与二设属于我,角色属于东映

素色的天空在飘着雪,然后掉落在深绿色的叶片上,渐渐的又化成了一小摊水。城户真司搓了搓被冻得冰冷的手,朝手心哈气好让它稍微能够动起来一点。天色开始从西方变得暗淡了,布满乌云的天空无法看到冬日的星辰。寒风吹过他露出来的皮肤,让他猛的一哆嗦起来,紧接着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回过神来时,他看着远处与近处连成一片的那些红色、蓝色交接的光点,重重地叹了口气。天上落下的雪片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不出意料的话明早一定会积成厚厚的一层,用白色来包裹这个城市吧——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在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如果能够堆积起来的话。雪是会带来好运的。

但是比起明天的好运,果然还是现在就需要不堵车来的现实一些啊。

本来太久保主编今日好心的让真司早点下班,虽说他的本意是好的,但他并没有预料到平日下晚班的真司会遇到晚高峰堵车的情况。终于,在绕开主干道后,他总算接近了那个“家”。

他将车停在已经亮起灯的咖啡厅门口,推开了那扇熟悉的铁门。在这样的情况下,好不容易回到花鸡的真司,理所当然的喷嚏连天了。

“你感冒的话就去吃药。”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莲皱了皱眉,把一盒东西甩了过去,真司下意识的接住了,“不要传给我和优衣,还有多穿点衣服。”

但是莲其实自己也只是比平时多加了一件黑色的毛衣啊。真司忍住了把这个事实说出去的冲动,看向手接住的盒子。

那是一盒崭新的感冒药,甚至连外包装都还没被拆开过。真司只好接下来,笑了笑。“其实只是有点着凉而已。”他说,但莲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又转过身去了。

——大概是由于冬季的来临,在这个过于寒冷的季节里大部分人都不想出门,所以今日花鸡的客人格外的少,于是自然而然的就提早打烊了,这与报社的情况十分相似。

就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冰冻了一样,今天连骑士战争也暂时的休战了,镜世界的怪物也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真司最后还是没有吃药,因为他确信自己根本没有感冒,只是普通的着凉了而已。他有些无所事事地趴在床上,在解决了工作的事情以后、又没有怪物的时候,他难得的感受到了“无聊”这样的状态,甚至掏出了平时写记录新闻稿件的本子开始翻以前的记录来消磨时间。屋子里开了暖气,与之前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样舒适的温度中,城户真司不知不觉中就又睡了过去。

在半梦半醒之间,窗外的雪声似乎更大了。

他在嘈杂的低声中看到了一整片的红色。在过去的时候,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奶奶曾对他说过,要让他做真正的自己...让整个世界,染上属于城户真司的颜色。这样的红色是温暖的,就好像冬天的暖炉一样柔和;又或者是太阳落下前的最后一片照亮黑暗的晚霞,与现实的雪景融合在了一起。

有人走进这片夕阳,在寒冷的叹息中给他盖上了被子。

而当他睁开眼的时候,身边传来了沉稳的呼吸声,而床头柜上的时钟显示着时间已经不早了。莲背着他,看起来已经睡着了,而边上写着提醒他要好好吃药、注意休息的字条。

城户真司站起身,他没有穿拖鞋:就这样穿着白色的袜子踩在木质的地板上,踩出了一点细微的声音。他用手抹开了窗户上的水雾,远远的眺望这今年的第一场雪。

他忽然注意到,在屋外的窗户上,摆着一只小巧的雪兔,纯白的雪团上放了两颗红豆装作眼睛的样子,十分的可爱。

会是莲做的吗?他扭过头去,对方至少看上去还是在熟睡。他小心翼翼地关上了窗,避免在明日的朝阳来临前就给雪兔带来伤害——在此之前,他将雪兔的样子画在了记事的本子上。

“谢谢。”他小声的对莲说,那个背影一动不动。

第二日的第一缕阳光来临时,雪兔的耳朵开始融化了。

真司靠在车边上,向着天空伸出了手。看着在他面前,一向冷静的莲失态地大声喊着:“城户!不要死啊!”,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只融化的雪兔。现在的阳光并不刺眼,却很炎热。鲜红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洒满了附近的地面。

而那是城户真司的颜色。

雪兔会在黎明来临时融化,而他也在战争结束前便消逝了。在逐渐模糊的视线中,他露出了微笑。

至少他做到了保护,做到了他身为“假面骑士”的责任。

在闭上眼前,世界染上了名为城户真司的色彩,连带着消融的雪兔一起。

——再一次睁开眼时,城户真司又看到了雪兔。那是他在与那位叫莲的、脾气不太好的人在名叫花鸡,只卖茶不卖咖啡的咖啡馆中同居的第三年。今年的雪来得格外的早,并且迅速的积了起来,于是他和莲一起,在外面堆起了雪人。

莲捏了一只雪兔,放在他穿着手套的手心中。由于他的体温的原因,底下的雪稍微有点融化了。他注视着雪兔的眼睛,在莲身边坐了下来。

冬日的阳光很温暖,照射在他的羽绒服上,发出细微的光点。

End

评论(4)
热度(23)
©Megasl | Powered by LOFTER